油手捧玻璃碗 機師嘆辛酸

0

【本報台北訊】機師工作待遇相對豐厚,看似捧著金飯碗,為何研擬發動罷工?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理事陳志豪現身說法,他描述這是沾滿油的雙手去捧玻璃碗的工作,做為飛安的最後一道防線,機師每一步都需保持警覺,訓練的辛苦與壓力讓他曾數度落下男兒淚。
陳志豪說,這份工作最辛苦的地方還是調整睡眠時間,機長在飛機上採輪休,但並非所有人的體質都能在任何時刻立刻入睡,輪到自己的休息時間卻未休息時,在工作時段就會更加疲憊。
此外,陳志豪說,飛機維護狀況良好,少有故障,公司每半年會有一次模擬機複訓,模擬座艙失壓、發動機失效時如何操作,考核二次沒過就可能會失業,以求機師保持警覺。
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理事陳蓓蓓,則在從事空服員三年後轉戰機師工作,成為中華航空最早幾批自訓機師之一;無論是空服員或是機師,陳蓓蓓說,她們飛行的地點是世界各地,從來沒有辦法習慣時差,她曾經一個月只有一天在台灣過夜,犧牲台灣的家庭時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