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57

18

文/星雲大師
我覺得佛教在這個時代,如果想弘揚出去,應從多方面著手。像組織籃球隊似乎亦不失為宣揚佛法的方便之門。試看天主教的籃球歸主隊,打遍天下,名揚四海,為天主教增加了不少的光榮與信徒。所以我希望將來佛教界亦能組織個籃球隊,藉此和各國聯誼,間接的也能夠方便傳播佛法。
菲律賓佛教居士林
參觀過能仁學校以後,中午,我們應佛教居士林的邀請,前去應供。
這所在菲律賓完全由在家信徒所組成的佛教居士林,是由我們訪問團中劉梅生居士所創辦的,可惜劉居士現正停留在新加坡未能隨同我們來盡個地主之誼。我們來到這裡時,由名譽林長蔡孝煖、林長施性儀,及財務主任洪慈快等幾位居士招待。
這所佛教居士林,設立在民房的二樓上,有五、六十坪大小,目前還是向別人租用的。我們不要以為連道場都向別人租用,便以為他們沒有辦法,事實上這裡的林友卻是非常了不起的;他們對菲律賓的社會救濟,慈善義舉,做得是非常之多。
就拿他們對於祖國佛教的貢獻來說吧,他們曾經組團回國觀光訪問;台北新莊的樂生療養院裡的一座棲蓮精舍,他們曾捐獻巨款完成;還有由他們所組織成的歲暮慈贈會,經常以大批名貴的醫藥,贈送給療養院裡的痲瘋患者;除此以外,還有很多不勝枚舉的善行,都是很有意義而且值得歌頌的。他們不拿自己的錢為自己建立起美輪美奐的道場,卻拿它來救濟別人,這種「自己未度,先度他人」的精神,才是菩薩的真正發心!這種捨己為人,服務大眾的行為,才能表現出一個真正佛教徒所應具有的美德。我們深深的為居士林的林友歡喜和讚歎!
當我們到達居士林的時候,適逢他們舉行消災法會,正在繞佛稱念藥師如來的聖號。法會完後,接著為我們舉行歡迎會,會中先請白聖法師說法,其次我講,賢頓法師也講了話。當我講話時,我說:「世界各國都有我國華僑,但以菲律賓的華僑最為愛國;世界各國都有我國華僑護持佛法,但我覺得以居士林的林友最為熱心。」事實上我講的這句話,並沒有什麼過分。
講話後,吃飯的時間到了,在吃飯時,請朱斐居士也說了話。
訪問華藏寺
飯後,我們回到信願寺休息片刻,就去訪問在馬尼拉除了信願寺以外,規模最大而最有名的華藏寺。目前的信願寺以及華藏寺,都是由瑞今法師來擔任上座。所謂上座也者,在菲律賓就是住持的意思。在我國過去叢林裡的方丈,才能稱為住持,廟小一點的只稱為當家;現在台灣無論大廟小廟,一概以住持稱之,在住持滿天飛的時候,他們把住持稱為上座,我想也非常適當。
華藏寺,是由開闢菲律賓佛教的祖師,性願長老所創立。上座瑞今法師陪我們到達時,監院妙抉法師出來招待。這所華藏寺規模很大,占地約數千坪,兩層樓的大雄寶殿,依照我國古代的宮殿式樣建築而成,客堂、寮房也都是二層樓房,排列得相當整齊美觀。目前華藏寺的監院妙抉法師,正發大願心,繼承性願長老開創道場的悲願,仍在華藏寺的庭院內繼續增建。
自從我們在海外訪問的旅途中,所見的中華僧伽所創建的佛教寺院,其規模能和這座華藏寺相比的約有:泰國普淨大師所建的普門報恩寺,檳城的極樂寺,新加坡的雙林寺等。
這座華藏寺不但規模宏大,而且清淨無嘩,庭院中花草水池,氣候涼爽宜人,雖然這裡離信願寺只有二十多分鐘的車程,不過因為這裡位處郊外,氣候相去甚遠。
陪我們來華藏寺訪問的上座瑞今法師,普賢學校校長蔡梅邨,以及蔡金鎗等幾位居士,一直在招呼我們,跟我們一起用齋送單及談笑。晚餐後,住在這裡的青年女修士莊秀琴、黃元敬等五、六人,一起前來向我問法,我就方便開示,並鼓勵他們多多看書,用功修持,做一個佛教好青年,來為佛教爭取光榮。
大概十時多吧,我們就各人關起房門休息,這是我訪問以來,睡得最早的一天。
1963/8/15
參觀菲律賓大學
今天上午,要去參觀菲律賓大學。
菲律賓大學在遠東所有的大學中很有名的,學生約有四、五萬人之多,設備也頗為完善,今天我們來到這裡參觀,因為時間的關係,匆匆一瞥而過,就像遊公園一樣,未能詳細多看。
菲律賓這個國家,雖然開發較遲,可是在教育上的成就,看起來卻不在具有古老文化的中國之下;據說菲律賓的教育,著重在身心各方面的均衡發展,對於唱遊與工藝方面非常注重,並且經常舉辦音樂會與美術作品展覽,我也曾經看過他們的美展,意境確實很高。他們在語文與數學等學科方面,程度較為低落,這與注重學科方面的中國教育,正是大相逕庭,可能是因此之故,所以菲人性情較為活潑、熱情,而我們比較趨於保守、沉靜。我想過於活潑、熱情,或是過於保守、沉靜,皆不是良好的現象。教育乃是在於促進受教育者的德、智、體、群、美各方面能獲得均衡的發展。
今天台灣的教育,儘管專家們再三開會討論,結果猶未能搔著癢處。國校的學童揹著「惡補」的重擔,吃著殘羹冷飯,在淒風苦雨之下,疲於奔命。在這種情形下,能不面黃肌瘦者幾希?相反地年紀稍長的大、中學生,喊著「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照玩」的口號,成天嬉戲遊玩,等到考試時,所有的功課,臨時抱抱佛腳,即能輕易地應付而過,這種教育上的畸形,經過專家這麼多年不斷地開會研討,還是不得解決,真令人感慨萬端。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我們看到菲律賓人卻非常有趣。他們樂天知命,今朝有酒今朝醉,今天有錢今天拿去全部花光,不願意留放到明天,至於明天有沒有東西可吃,那是明天的事情,等明天再講。
但是在這裡的華僑,他們的生活態度則大大不同,他們個個勤勞儉樸,不肯浪費分文,所以他們能夠在經濟上如此有辦法,事實上絕非偶然得來的。因此有人說:「菲律賓人是人生百年,作一日之打算;而我們中國人則是人生百年,作千年之計畫。」實在說得很有道理。
緊鄰著菲律賓大學,有一個水源地,風景非常美麗,整個馬尼拉的居民,全都靠它供給飲水。我們參觀了菲大,也到這裡參觀,我們看到不少遊客,也成群的聚集在這裡遊玩。
馬尼拉除了「杜威大道」黃昏看日落以外,其他沒有什麼可玩之處,雖然說這個水源地在馬尼拉是有名的風景區,可是在我看來卻比不上台灣的陽明山,頂多與新北投差不多。
離開了水源地,我們經過一座籃球場,聽說這是菲律賓最大的籃球場,約可容納數萬人的觀眾參觀。
菲律賓向有亞洲籃球王國之稱,我一向對於籃球也很有興趣,正好普賢學校的校長蔡梅?居士要我們下車參觀,我心裡很想進去,可是因為人多,意見紛紜,只得作罷。
我覺得佛教在這個時代,如果想弘揚出去,應從多方面著手。像組織籃球隊似乎亦不失為宣揚佛法的一個方便之門。我們試看天主教的籃球歸主隊,打遍天下,名揚四海,為天主教增加了不少的光榮與信徒。所以我希望將來佛教界亦能組織個籃球隊,藉此和各國聯誼,間接的也能夠方便傳播佛法。我們要知道一處講經法會,最多就算有五百人的聽眾,可是一場籃球賽,卻能夠吸引了兩、三萬人的觀眾。誰敢說其中沒有人對佛教因此另眼看待?或因而轉變信仰佛法呢?(待續)

菲律賓華藏寺位於大馬尼拉馬拉汶市。信願寺住持性願老和尚為發展菲國佛教,乃將住持之位傳予瑞今法師。1951年別創新寺,取名華藏寺,成為菲律賓佛寺建築中最具中國傳統叢林格局者。該寺另有性願紀念學校及性願文教活動中心,兼具弘法及社教慈善功能。 圖/世界佛教美術圖典
菲律賓華藏寺位於大馬尼拉馬拉汶市。信願寺住持性願老和尚為發展菲國佛教,乃將住持之位傳予瑞今法師。1951年別創新寺,取名華藏寺,成為菲律賓佛寺建築中最具中國傳統叢林格局者。該寺另有性願紀念學校及性願文教活動中心,兼具弘法及社教慈善功能。
圖/世界佛教美術圖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