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弘一/朱莉寫經】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103

文/朱莉
憶念起弘一大師,耳邊就會先響起李叔同的〈送別〉一曲:「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不知有多少人與我相同……
昔日的李叔同先生,今日的弘一大師; 世間少了一位藝術家,佛門多了一位高僧。放眼中西海內外,何曾少過藝術家?至於高僧,那更是百年稀有,難得一遇!
一九一八年農曆七月十三日,逢大勢至菩薩聖誕,一代才子李叔同於杭州虎跑定慧寺披剃出家,法名演音,號弘一。出家之後的弘一大師,勇猛精進、深入經藏、持戒嚴謹,留給世人最後的遺墨「悲欣交集」猶如黑暗中的一抹餘光,就此停格,未曾熄滅,然愈發光亮……大師「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慈悲大願,一直都伴隨護念著我們。
「台北弘一大師紀念學會」的創辦人──陳慧劍居士,同時也是《弘一大師傳》一書的作者。此書於民國五十九年(一九七○)獲得了中山文化學術基金會傳記文學獎,自序開頭便引用了《詩經》的四句話來表達對弘一大師的追思仰慕之情:「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道出了眾多景仰大師風範者的心聲。
著名的誠品書局創辦人吳清友先生說:假使不曾閱讀《弘一大師傳》,假使沒有弘一大師在我心中,假使心中沒有一位景仰的典範,我不一定能度過這些生命中的難關。他更允諾《弘一大師傳》此書將永不落架,希望能在這紛擾而徬徨的年代,照亮眾生的心靈。
在我印象中,第一次認識「弘一大師」是求學時期的一篇文章:「一天,老友夏丏尊來訪。見到弘一法師吃飯時,只有一道鹹菜。不忍地問:『難道這鹹菜不會太鹹嗎?』大師回答:『鹹有鹹的味道。』飯後,接著倒了一杯白開水。丏尊又問:『沒有茶葉嗎?怎麼喝這平淡的開水?』大師笑說:『開水雖淡,淡也有淡的味道。』」這則生活中的小故事,讓我對於「禪」有了初體驗。看似平凡不過的舉動,卻有著不平凡的修為在其中。
兩岸三地,乃至韓國日本……都有研究弘一大師的學者專家群,持續發表研究成果與分享心得報告,集結成冊定期或不定期地流通,廣為宣揚大師的精神。各界透過舉辦論文發表、座談、歌曲演唱、戲劇表演等不同方式,呈現不同性格面向的弘一大師。
出家後的弘一大師,精進念「南無阿彌陀佛」常勸人以戒為師,發願往生,修習西方淨土法門,同時也弘揚介紹東方藥師琉璃光如來世界的殊勝。但自己卻選擇投入佛門之中最難修持且沒落多年的律宗,誓學南山律,勇猛精進終成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大師一生手書的佛經據載至少五十餘部,更多的是與眾結緣的聯句、偈語、佛號……難以計數。大師一生雲遊無定,處處是道場,隨緣自在。
回顧這一百年之間,大時代的動盪,人心的貪婪……珍貴的經卷墨寶,也難逃無常的命運!而今,我們還能目睹大師所遺留下來的真跡,真要感謝那些曾經捨命護教的居士們,功德無量!
研究弘一大師書法的專家學者,將大師一生的書寫過程細分了幾個階段。晚年書寫鋒潁刊盡,脫胎換骨發展出獨樹一格的「弘體」書風!恬靜淡雅,已無人間煙火,呈現出字如其人的「佛體」。
因「弘體寫經」成熟與「百年弘一」不可思議的因緣。如果說,我這一生只做對了一件事。那毫無疑問的便是發願「弘體寫經」了!欣逢「弘一大師出家百年紀念」,謹以臨摹大師,華嚴經集句:「諸佛常護念,百福自莊嚴」,祝願大眾福慧增長,慧光照十方!
後記:一九一八年農曆七月十三日,弘一大師於杭州虎跑定慧寺披剃出家,至今,百年悄然過去了,二○一八年的此刻,我們緬懷大師,也希望能弘揚大師的精神,一同來紀念弘一大師出家百年,我將拋磚引玉在此版一隅,從下周四起,隔周刊出「百年弘一──朱莉寫經」專欄,以十篇文圖廣邀讀者一同探索大師的內心世界及大師行誼。

朱莉作品「諸佛常護念,百福自莊嚴」、「百年弘一」。圖/朱莉
朱莉作品「諸佛常護念,百福自莊嚴」、「百年弘一」。圖/朱莉
朱莉作品「諸佛常護念,百福自莊嚴」、「百年弘一」。圖/朱莉
朱莉作品「諸佛常護念,百福自莊嚴」、「百年弘一」。圖/朱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