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59

25

文/星雲大師
1963/8/17
李法蘇油漆工廠
今天上午由瑞今上座、妙欽法師、廣範法師陪同,我們前往李法蘇油漆工廠參觀。
訪問團出國訪問以來,我們參觀了不少寺廟學校,現在要到工廠去參觀,趁機對於一件成品的製造經過,也可多一層的認識。所以當我們聽說要去油漆工廠參觀時,也就非常高興。
我們到達工廠之後,李法蘇居士和夫人,很熱誠的歡迎接待,我們在這裡叨擾了一頓茶點,除了參觀工廠裡油漆的製法與經過以外,還參觀了他們布置得莊嚴肅穆的佛堂。
我們看到他們所用的大小汽車,就有好多輛,可見工廠裡的業務相當發達。
在菲律賓這個國家裡的這許多工業鉅子,大部分都是佛教徒,他們對於佛法相當護持,李法蘇先生是信願寺的一位得力護法。
從油漆工廠出來,我們經過菲律賓的街道,覺得這裡汽車之多之擠,簡直難以形容,大大小小,老式新式,擠滿大街,到處橫衝直撞,交通很是雜亂。我們的車子往往被前面的車子堵住,一等就是幾十分鐘。這裡的天氣又熱,幸好汽車裡有冷氣設備,要不然真不知道要如何度過了。
菲律賓的交通,實在有大刀闊斧、大大整頓一番的必要。
整理照片與看幻燈片
訪問團從出國到今天,已經走過不少的地方了,途中我們照了許多照片。其實這些照片,在我照相機下照的很少,大多數是朱斐居士照的。今天朱斐居士把所有的膠片全部拿去沖洗好,總計將近兩千張。這許多照片,成堆的擠在一起,如果不早些加以整理,將來誰是誰的,就很難分清。因此,趁著今天下午有暇,便把它全部拿出來分配。
在整理照片的時候,我看到照片上的人物風光,心裡依稀的彷彿覺得當時訪問的情景,又一幕幕地呈現在眼前。只見印度的聖地如五比丘塔、靈鷲山、鹿野苑;泰國的玉佛寺、雲石寺、佛統塔;星馬各地佛寺,各大德居士,以及我們所訪問過的幾所學校,都好像重現在眼前一樣。
我整理完了這些照片,便把其中有些在印度、泰國、及星馬等地的合影照片,用航空寄送給他們。今天的天氣很熱,我和朱居士一面整理,一面流汗,等整理好了,早已汗流浹背了。
晚間有一位曾秀綿小姐和他的未婚夫施約翰先生到信願寺來看我,並且發心要求皈依,曾小姐曾經到過台灣,可惜緣慳一面;他在這裡的普賢學校教書,看起來為人非常和氣。
當我和他倆談話時,妙欽法師突然來請我去看他的幻燈片,我這時便請他倆一道前去。
妙欽法師請我們所看的幻燈片,是關於性願長老圓寂的情形。這位將畢生精力,貢獻於開發菲律賓佛教事業上的長老,對於現在菲律賓的佛教,能夠有如此規模,他的功勞不可磨滅。可惜他已經作古,我們無緣一睹慈容,但看過這些幻燈片,不禁為他興起一陣悲嘆。其後,又看到這裡的佛教能仁學校活動的情形,覺得這所佛教學校果然名不虛傳,辦得的確有聲有色。代校長妙欽法師精通英文、錫蘭文、學問很好,照相的技術更佳,是一位多才多藝且不可多得的法師。相信能仁學校在他的領導之下,前途一定未可限量,我們也深深的祝福他。
1963/8/18
消災.演講.青年團
今天上午九時餘,在信願寺舉行消災法會,各地擁來的信徒不少。
會後大家集合在講堂裡繼續舉行演講會,白聖法師與我都先後起來演講;白聖法師以「念佛」為題,開示了不少精闢的法語,淨心法師翻譯;我則以「居士學佛的次第」為題,作了約一小時餘的演說,由大東廣播社的吳宗穆居士為我擔任翻譯。
我在演講中,鼓勵在座的大眾,除了信佛及拜佛外,對於佛法的探求也要特別注意。因為求得智慧,才能使人格更為昇華,身心更為安適快樂。
在我的感覺中,我以為菲律賓教友們信心及悲心,都有著給人稱道的地方,如果能對於慧解方面,所謂多聞佛法再加強一些,那就好了。因為信、解、行、證,才是學佛的程序。
因此,我這時就以簡單的比喻,告訴他們慧解的重要;只有行解並重,福慧共修,才能獲得佛法真正的利益。
吳居士不愧是大東廣播社的社長,他翻譯的時候,幽默風趣,清晰明了,我看大家聽得津津有味的樣子,我心裡也非常高興。
會後,有數十位青年要成立青年團,由周冰心居士擔任團長。他們在宣誓時,請白聖法師監誓,在旁的觀眾很多,大家齊祝這支佛教青年的生力軍,能夠為菲律賓佛教貢獻出自己的心力,能夠為佛教興亡盛衰而奮鬥。
宣誓典禮過後,大家集合在一起留影紀念。今早參加的這些大會,包括有消災會、演講會,及青年團的成立大會,都是很有意義的,我們有緣參加,心裡著實歡喜。(待續)
全菲佛教界公宴
信願寺的上座瑞今法師,打從我們來到菲律賓訪問前後,他即一直為我們忙碌,一切安排連絡皆由他來籌劃,今天這個在信願寺舉行的全菲佛教界公宴,多少天以前,他就辛苦地詳細籌備。
今天到來的華僑社會名流很多,我國駐菲大使館的段茂瀾大使及武官查顯琳先生,也應邀參加,查先生筆名公孫嬿,我到菲律賓後,在大使館見他一面,他曾到信願寺找我兩次,可惜都向隅了,現在藉這個公宴才有機會和他暢談一番,以敘舊情。
晚宴開了五十席,整個信願寺的樓上樓下,熱烘烘的,就像在辦什麼喜事似的,大家交頭接耳,相談甚歡。
我同桌的有蔡孝煖居士,蔡居士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現任菲律賓居士林的名譽理事長。十年前,我在主編《人生雜誌》時,承蒙他的幫忙,常為《人生》撰稿,他是一位行解並重的有德有學的長者。此外還有師專的周教授,及莊長江等,大家一面吃,一面暢談,非常開心。
在用齋時,蔡孝煖居士從袋內拿出一首詩贈送給我,詩云:
驕日斜侵候客台,凌雲香駕降南垓,
宏仁千里醍醐施,掛錫二週茅塞開。
僑社法花雖盛啟,邊民信念幾曾栽?
如今得見莊嚴相,喜有應機菩薩來。
蔡居士詩中,語多過獎,叫我愧不敢當。而且,對於古詩,我雖讀過一些,但尚未做過,未能和唱,非常抱歉!
我想這一次公宴的開支,一定為數不少,也勞駕了這麼多人撥冗參加,更是使我覺得過意不去,真應感謝瑞今上座等人為我們安排。

訪問團在歡宴席上著者與蔡孝煖居士(左起第一人)等談話。圖/佛光山提供
訪問團在歡宴席上著者與蔡孝煖居士(左起第一人)等談話。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