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又斷交」的省思

10

執筆人:郭壽旺
實踐大學國際長
中美洲友邦薩爾瓦多日前與我斷交,綜覽國內各相關報導,語氣顯得十分平靜,鮮見以往用「驚傳」、「沉痛」等字眼,也許是全國人民雖無奈卻視為平常,也許記者朋友們早已經預想到,只不過哪一國是下一個的問題而已。這兩年來,台灣失去五個邦交國,無論哪一黨執政,友邦紛紛離去,身為台灣的一分子應該都有所感慨,覺得惋惜。又一個國家與我斷交,這令人沮喪的事件,存在的是什麼意義?
外交是一門藝術,講究的是所謂的「棒子與胡蘿蔔」(carrot and stick),即同時兼具條件與實力。美國老羅斯福總統在一九○一年的一場演講中提出:言語和善而手握棒棍,即可行得遠。自此,「棒子與胡蘿蔔」成了美國外交政策的圭臬之一,美國同時是世界軍事強權:既可攻打敵人、又可維護和平;它也是經濟強權:既可控制貿易、亦可經援盟邦。美國也強調軟實力,以文化大國姿態,影響全世界的風潮並塑造「美國夢」的幻象,讓世人嚮往之。
美國是科技強權:引領世界創新技術,亦主導全球的未來發展趨勢。主政者為一個國家未來做全面且周延性的平衡與發展,對內可創造令人民驕傲的社會,對外可勾勒一個美好國度的景象。這就是支撐美國建國兩百多年仍然維持強盛國力的架構,在有效的制衡下,讓國家、社會、人民在不受外力或是政治力的干擾下,不斷往前走。
縱使偶有人為的意外,亦不至於讓國家大機器停擺不前。二戰、經濟大蕭條、九一一恐攻等巨大衝擊,美國得以度過端賴於執政者堅守國家利益遠超過政黨或是個人利益;歸功於人民在國家遭遇困難時能致力於堅守崗位,但是在遭遇到國家前途有害之人或事,能挺身而出捍衛國家與社會。所以,縱使仍有某些國家是美國清楚且立即的敵人,美國人民有信心他們可以克服,可以度過。
「台灣外交處境特殊」、「中共打壓」已經是政府回應「又被斷交」問題的公式。外交的重要性固然在維護國家的主權與國格,然而,台灣面臨這樣的問題已經幾十年了,這麼長時間也看到幾任政府為台灣找出了在國際間生存法則:與中國大陸和平相處、實質外交、彈性外交、務實外交、參與非政府組織,強化經貿與文化交流等作為,展現出外交專業的手腕,讓台灣曾經在國際舞台上得以嶄露頭角。
近年來,在許多國際評比上看到台灣的名字:宜居城市、最友善國家,抑或是超過一百國家免簽證待遇等,都是台灣有效的找到在國際生存和國際競爭的策略。台灣或許不具有威嚇他國的棒子,但是在台灣可以找到有溫度的胡蘿蔔、一種令人願意做朋友的軟實力。
外交是國家實力的展現,國與國交往建立在國家利益之上,這是外交的殘酷與現實,執政者應當認清國際現實,在我們既不具備棒子又沒有足夠的胡蘿蔔的現實之下,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告訴世界各國的朋友,繼續守著我們而不去追求有益於他們的國家利益?何不好好檢視台灣所擁有的美好,讓台灣這個寬容的社會、豐厚的文化底蘊、利他的生活態度、和善的人民,成為世界各國都嚮往的另一種美好生活的想像,美好的國境,終究能讓人心神往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