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上秋收 雲門金黃稻浪舞松煙

77

【本報台北訊】二○一三年,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率雲門赴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預定在金黃稻浪前演《稻禾》,雖然首日遇上大雨,舞者仍堅持演出。今年雲門將再度赴池上,為林懷民口中這「書法的鄉村」帶來《松煙》,林懷民說,希望今年不下雨,「下雨我們一樣演」,但更希望大家一起發願「那天別下雨」。
這也是林懷民向池上致敬之作。林懷民說,池上是書法之鄉,農民白天巡田,晚上拿毛筆寫書法,他因此選了從書法延伸出來、列為「行草三部曲」中二部曲的《松煙》,向池上朋友致敬。池上鄉文化藝術協會理事長梁正賢說,池上蕭春生老師成立黑潮書法社,一直推廣書法,影響池上人現在都寫書法,雲門在池上跳《松煙》最適合。
雲門和池上結緣於二○一一年。那年,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邀林懷民前往池上,林懷民驚歎「稻浪竟然可以這麼美」,邀請攝影師張皓然在池上蹲點兩年,拍下稻米生長循環景象,成為《稻禾》的舞台投影,舞蹈也和投影中稻穀的生命平行。池上的稻禾,自此隨雲門的《稻禾》巡迴揚名全球。
5年前演稻禾
登《紐約時報》
然而《稻禾》回源起地池上首演時,意外逢大雨。林懷民昨天透露,當日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怕舞者因雨摔傷,一直來電禁止舞者上台演,舞者仍堅持演出,只是換演跳躍動作較少的《水月》。翌日,池上出大太陽,《稻禾》如願不用舞台投影、在實景前上場,新聞也登上《紐約時報》半版。
經歷大雨、大太陽的戲劇性轉折,林懷民說,他問資深舞者在哪裡跳印象最好,大家仍都說池上,原因除了景觀美麗,還因為充滿感動的力量。林懷民說,像池上居民說道路不要插電線桿,要維護稻田樣貌,就有了一百七十五公頃沒有一根電線桿的稻田文化景觀;「這都很不容易,一個好的社區、國家,就是領導者要有肩膀,大家要團結。」
林懷民也提醒,大家除了看演出,也要觀察池上現象。像池上鄉文化藝術協會拿出賣池上米的錢,給考上國立大學的中低收入戶學生獎學金、捐出穀倉當藝術場域等,都令人感佩。他強調,池上不是被消費的地方,而是自己累積很多東西,包括池上藝術節等也都讓池上更自覺,「有個愈來愈雄厚的東西醞釀出來,叫作尊嚴。」
池上藝術節十月二十七日及二十八日下午兩點半在台東縣池上鄉天堂路稻田區(錦新三號道路)舉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