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世界屋脊中的屋脊 新藏公路

5

文/馬維易
新藏公路所經之處,幾乎都是高寒缺氧的無人區,一望無垠的高原、永凍土層和常年積雪的崇山峻嶺。從大紅柳灘到松西鄉約二四四公里,是完全見不到人煙的無人區。讓人更膽顫心驚的是,氧氣含量只有平地的44%。這裡的冬季大雪封路,氣溫低到零下40℃,是絕對禁止通行的區域。
新藏公路橫跨西藏的二個行政區,阿里和日喀則。關於阿里,人們的口中流傳著:如果西藏是「世界的屋脊」,那麼阿里便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可想而見這地區的海拔高度有多高了。
千難萬難的第一遭
沒錯,要踏上新藏公路要多大的決心和勇氣。但,走這一趟絕對值得!因為,對我來說,它,不只是海拔最高的一條公路,不只是條件最艱苦的一條公路,不只是路況最險要的一條公路,更是今生一定要走一遭的一條公路!
第一次與西藏零距離的接觸,是一九九九年薰風吹起時。還來不及做好思想準備,就迷迷糊糊地,踏上新藏公路,這個「世界屋脊中的屋脊」。第一次入藏,就挑戰海拔最高、條件最艱苦、路況最險要的公路,事後回想自己當時真的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無可避免的,我也將許多人生的「第一次」奉獻給她。第一次親自體驗了高山反應,何止是上吐下瀉,腦袋像是被鐵鎚敲打、被千軍萬馬踐踏般,又痛又重又昏沉;第一次N天沒洗澡,直到有水洗浴時,我壓根不敢看水面,怕自己嚇暈;第一次徒步爬上海拔五七○○公尺的卓瑪拉達坂,只感覺到心臟跳動失去章法亂了套,差點跳出嘴外,肺細胞似乎像不定時炸彈,隨時準備爆破,腦袋則是來不及輸送血液,一片空白停止運作……那種生理反應到達極限臨界的感覺,一輩子都忘不了。
神山本命年瘋轉山
第二回舊地重遊,是二○○二年的盛夏,為了躲避台灣的酷暑,我一心嚮往地跑到平均海拔超過四五○○公尺,空氣含氧量約平地50%的新藏公路旅行。
這回兒的重頭戲是轉神山崗仁波齊峰,依照藏傳佛教說法:轉神山一圈可洗淨今生罪孽,轉十圈可免除五百次地獄輪迴之苦,轉一百圈可以成佛。有趣的是,二○○二午馬年適逢岡仁波齊峰的「本命年」,在神山本命年轉一圈等同轉十三圈,結果可想而知,那年拜訪神山的遊客多得離譜,原本空曠的高山竟然感覺「擁擠」,可見大家都有志一同想去「撿便宜」呀!(一笑)
第三趟是二○○七年的蟬鳴時節,只因迷上了那大山大水的青藏高原,高寒缺氧的無人區、湛藍如洗的天空、峰峰相連的雪山、清澈見底的湖泊、純樸可愛的藏人、快樂奔馳的野生動物……又不由自主地整裝踏上新藏公路。
沿途經過高原上的三朵雪蓮(湖泊圍繞的日土、土林圍繞的扎達、雪山圍繞的普蘭)、鳥類天堂的班公錯、樸拙的日土岩畫、壯觀的扎達土林、會飛翔的托林寺、如蜂巢似的東嘎皮央、三百多年前神祕消失的古格王國、神山之王的岡仁波齊峰、三大聖湖之首的瑪旁雍錯、地表最高的珠穆朗瑪峰、世上最高的絨布寺……一切的一切都讓人感動。
體驗靈魂升天喜悅
近幾年,到西藏旅行似乎已成為「顯學」,加上二○○六年青藏鐵路通車後,使得神祕的西藏在人們心中不再遙遠。然而,對於喜愛探險的人來說,首選卻不是交通便捷的青藏之旅,而是仍保有原始純樸的「新藏公路」。
二○一七年四度走入新藏公路,她的蛻變有如雨後春筍,速度之快著實讓人驚豔。當年的土路已全部換成柏油路面,當年需逐水草而居的露營,如今沿途也有三星級的旅館可供休憩。就連路旁的小小餐館,都提供免費的Wifi讓旅人上網。
值得慶幸,她的風采依舊,仍然值得讓人們再三拜訪。
許多朋友狐疑,為何我迷戀充滿挑戰的自虐旅行。既吃苦又危險,幹啥找罪受?
西藏的美、西藏的純,對於從未踏上這片大地的人們而言,的確無法想像。除非親自走一趟,體驗靈魂在天堂的感受,才能明白一切。
您是否也想浪遊一回新藏公路,享受披星戴月、餐風露宿、迷路修車的滋味?有機會定要去經歷一次人生難得的新藏公路壯遊喔!
當足踩西藏大地,才知自己有多渺小。
行走高寒缺氧的無人區,才明瞭生命的韌性。
策馬大山大水的青藏高原,才明白行大的不易。
爬上峰峰相連的雪山達坂,才能得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面對無垠的浩瀚,我學會的何止是謙卑。

扎達土林展現屋脊之險。圖/馬維易
扎達土林展現屋脊之險。圖/馬維易
作者在西藏的留影。圖/馬維易
作者在西藏的留影。圖/馬維易
普蘭男娃與青稞田。。圖/馬維易
普蘭男娃與青稞田。。圖/馬維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