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重新思考對外政策

38

日前蔡英文總統在這次「同慶之旅」過境美國時,曾至休士頓參訪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成為首位公開拜會美國官方機構的中華民國總統。正當民進黨政府準備舉行記者會說明這次出訪的豐碩成果之際,翌日外交部長吳釗燮即宣布與中華民國建交長達八十五年的中美洲邦交國薩爾瓦多斷交,引發震撼。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華盛頓郵報》公開提醒台灣要小心,提防川普政府將台灣作為打擊中國的政治工具。美國的媒體做此分析,很不尋常。
針對台灣與薩爾瓦多斷交,吳釗燮在記者會上指出,「我們也有透過友邦進行強力說明遊說」,只是在經過所有外交管道的努力,仍無法維持外交關係。這番話引發外界好奇,究竟為中華民國進行強力遊說的是哪個或哪些友邦呢?根據知情人士後來的透露,以及事態的發展,外界都猜測「這些友邦」應該包括美國。
蔡總統執政以來,中華民國已失去五個友邦,而美國的反應卻從沒有像這次一樣強烈。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在台薩斷交消息傳出的第一時間就發言譴責中國大陸,指其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作為,有害於區域穩定;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西半球事務小組委員會主席魯比歐,向國防部提出修正案,要求禁止撥款援助薩爾瓦多。
美國之所以對「台薩斷交、中薩建交」一事,如此有感,主要是因為薩爾瓦多距離美國太近,且素有「美國的後花園」之稱,傳言大陸打算在薩國建設軍港,令美國如芒刺在背,因此對中薩建交一事,十分憤怒。
也正因為美國如此看重此事,甚至出面介入,世人更看見美國對包括薩爾瓦多在內的中美洲國家的影響力,正在式微中──對薩爾瓦多最終還是決定與中華民國斷交,到底美國是沒盡力還是不夠力,因此才勸不回薩爾瓦多?
台美關係還有一些情況也值得省思。儘管蔡政府常常強調美國對台灣的支持,不過,自川普上任以來,包括世界衛生大會(WHA)、國際民航組織(ICAO)、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等,台灣統統沒有參加。之前台灣都可以順利申請為觀察員與會,如今卻全部「摃龜」。
即使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台灣旅行法》之後,蔡英文仍然無法過境紐約、遑論華府;而她所參訪的NASA,其實呂秀蓮在二○○五年擔任副總統時,即已訪問過,持平而論,她這次訪美也談不上有太大的突破,只是整個過程中,比過去更為高調。
AIT前處長包道格提醒,據他的經驗,每當華府與北京的關係改善時,北京就會對台灣好一些;每當美中關係惡化時,台灣卻往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目前美中關係正朝惡化的方向發展,因此北京施予台灣的壓力,恐怕不會有太多保留。
國際情勢詭譎複雜,陸美之間又正發生貿易大戰,如包道格所言,這全球兩大強權的關係並不好。美國當然是台灣最重要的盟友,且美國至今也仍然還是國際第一強國,不過,完全偏向美方的政策方向,可能並不是最有利的做法,因為台灣很明顯已招徠大陸的各種懲罰性措施,而美國對台灣幫忙的實質效果目前看來有限,顯見對外政策要重新思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