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韋政通如何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18

文/陳復(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副教授)
韋政通教授不幸於今年八月五日凌晨三時半過世,享耆壽九十二歲。現在台灣流行的在家自學教育,其實韋教授可謂為始祖,因為他終其一生的學問都是靠自學而來,他父親是江蘇鎮江首屈一指的生意人,不希望他花太多時間在讀書,他卻發現讀書的樂趣,曾經以同等學力考上光華大學,卻因時局動盪,沒有念完就參加青年軍,從上海渡海來台,在通訊社做記者,卻覺得這樣的人生並不究竟,因此脫離記者行業,隱遁於北投大屯山麓,效法王船山專心讀書寫作,經由勞思光的介紹,投身到牟宗三門下,歷時九年,卻逐漸對傳統產生反思,終至於離開師門,在《文星雜誌》中批判儒學的缺陷,開始其自身獨立的思想探險,並跟殷海光結識,投身於自由主義思想陣營。
韋政通教授對學問有著如信仰般的深沉關注,這一生著作三十餘種,除膾炙人口的《中國思想史》外,在撰寫這本百萬字巨著前,他曾認真做相關準備工作,先出版《中國哲學辭典》。他因為長期關注現代化議題,著有《儒家與現代化》、《現代化與中國的適應》、《中國文化與現代生活》、《倫理思想的突破》、《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反思》與《傳統的更新》等書;並根據阿德勒寫的《西方的智慧》,對比寫出《中國的智慧》;他很關注毛澤東生命背景源自的文化幽暗心理,曾經在其妻生病照顧的過程中,撰寫《無限風光在險峰:毛澤東的性格與命運》與《一陣風雷驚世界:毛澤東與文化大革命》,其《中國文化概論》更被翻譯成越南文出版,對越南學者研究中華文化產生深遠影響。
因為國民黨的政治迫害,韋教授沒有機會到大學任教,然而,秉持著知識分子的理想,他曾經擔任聯合報系《中國論壇半月刊》編輯委員會召集人,歷時八年的時光,後來更與楊國樞、胡佛、何懷碩、尉天聰與黃光國等知識分子共同成立澄社評論時政,晚年對於台灣民主發展深感痛心,他將關注的眼光轉到大陸,一九八八年回到闊別四十年的故土,除與親人團聚外,受邀訪問北京大學,並獲聘為中國文化書院導師。他曾到杭州師範學院講學一個月,被聘為特聘教授,並將八千冊藏書捐贈給該校,該校特別設立「政通書房」來珍藏。韋教授晚年獲聘為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榮譽顧問,頒發「政通學者」的榮譽給其九位學生,這些學生繼續在海峽兩岸各高校傳播著自由開放的儒家思想。
韋政通教授畢生思考不喜歡設限,從不人云亦云,熱愛家人且養生有道,他想做的只是在天地間獨立思考的自由人。台灣社會因為去中國化的浪潮,對這位深耕學術六十年的國學大師早已淡忘,他一輩子關懷熱愛學問的青年無微不至,筆者認識他十八年的歲月,期間師生有大量且綿密的對話與交往,因此,當筆者聽到有人說韋教授對自己的評價是「桀驁不馴、睥睨世俗」,不禁深感錯愕,因為這完全不是筆者認識的韋老師其人與其思想。韋教授並不是社會的「異端」,他的思想或許不同於流俗,卻絕對不是如李敖那般桀驁不馴與睥睨世俗,因為他的學問首先在於誠實面對自己,而不是用來面對社會做任何表態,如果想精確指出他是誰,我會說韋教授這一生藉由思想的探險,只想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