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齋夜話】三代打漁人郭承涖

2

文/邱傑
郭承涖的阿公總愛駕著小舟,綁上帆,從桃園新屋的崁頭庴港搖櫓直行至淡水河,再到達艋舺,卸下漁獲,載回鄉間所需要的各種雜貨。「可惜崁頭厝如今已經沒有人會操作風帆了,最後一位會的人現已中風……」
娓娓談起打漁世家,現年五十八歲的郭承涖顯得雲淡風輕,畢竟往事如煙。他的阿公是漁夫,爸爸也是漁夫,以前新屋海是非常棒的漁場,出海一趟無不滿載而歸,魚多到船載不下。他父親的時代,每天都有幾萬元的漁貨收入,只可惜父親不善理財,總是賺多少花多少,沒留給他什麼,而這原也不是他的期待,他喜歡靠自己打拚。
他從少年時期一離開學校就去工廠工作,當兵回來也直接再回工廠,「常常沒暝沒日工作幾十天,一天都沒休假,還要加班……」當兵前,他曾短暫在父親的船上見習過,他完全不會暈船,因而最後還是離開工廠繼承了父業。
初上船還是蠻風光的,一下網就是滿網,然後回港卸貨,卸完立刻再出海,整個海中真有撈不完的魚。他記憶中後來被改名永安漁港的崁頭厝港,只翻過兩次船,都是因為抓魚太多,入港卸貨時重心不穩而翻掉的。
曾幾何時,海中漁源已如大江東去!他一度改行做娛樂漁業,卻因海象不佳,一年難得幾天能載客出海,台灣曾試圖啟航淡水到永安的海上藍色公路,永安到竹圍這一航段,官方包了他的船試航,第一趟就因風大浪大整跨了全船官員。
郭承涖再改行做餐廳,只五年,卻突來一把無名火燒了。他認為該是退休的時候了,結束掉餐廳,收拾起心情,日日牽著視力不佳的老妻漫步於故鄉田園小徑,尋得了一生中難得的悠閒時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