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遊藝事】巴黎庫斯米茶館

406

文/林政儀
今年四月,為了藤田嗣治回顧展而飛赴巴黎,在翻閱藤田年表時,想著成長於日本的藤田居住異鄉巴黎時會不會經常懷念東方的茶?會不會經常往來於巴黎的百年茶館?
然而,讀了幾本關於藤田嗣治專書,並未找到一絲線索,於是轉向檢閱法國茶葉進口史專書,卻意外發現一家歷史悠久且頗有意思的茶館──庫斯米茶館(Kusmi Tea)。
於是抵巴黎隔日,參觀馬約爾美術館(Musée Maillol)後,便轉往香榭麗舍大道上的庫斯米茶館。
庫斯米茶館最早創立於一八六七年的俄羅斯聖彼得堡,至今已有一百五十一年的歷史。庫斯米茶館創始人帕維爾.米哈伊洛維奇.庫斯米喬夫(Pavel Mikhailovich Kousmichoff )十四歲離鄉至聖彼得堡的一間茶館工作,工作期間獲得茶商的青睞並教授如何混合不同茶葉而調配出各種花草水果茶。一八六七年茶商贈送帕維爾一間小茶館當作結婚禮物,於是帕維爾用自己名字為茶館命名──P.M.Kousmichoff。
在帕維爾努力經營下,茶館發展迅速,並獲得俄羅斯貴族、上流仕紳的喜愛。帕維爾親自為六個孩子調配出屬於他們的花草茶,一八八○年帕維爾為剛出生的女兒伊莉莎白(Elisabeth)所調配的花草茶──Bouquet de Fleurs N°108,擄獲俄國沙皇的味蕾,也讓帕維爾的茶館聲譽遠播,直至一九○一年帕維爾已擁有十家茶館。
一九○七年帕維爾將長子維亞切斯拉夫(Vyatcheslav)送到當時西方最大茶葉貿易樞紐的倫敦,學習如何使用世界各地的茶葉調配出各種各式茶飲,並在倫敦維多利亞女王街十一號開設第一家海外茶館──P.M.Kousmichoff&Sons。
一九○八年帕維爾去世後,維亞切斯拉夫接管了家族事業。一九一七年俄國爆發十月革命,維亞切斯拉夫帶領庫斯米喬夫家族逃到法國,選擇在巴黎的尼爾大道七十五號(75 Avenue Niel)開設庫斯米茶館(Kusmi tea house)。
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維亞切斯拉夫積極擴展庫斯米茶的品牌版圖,直至一九二七年庫斯米茶已在紐約、漢堡和君士坦丁堡開設茶館。然而顧及柏林居住許多俄羅斯人,於是維亞切斯拉夫決定將庫斯米茶館主要業務轉移到柏林。
維亞切斯拉夫於一九四六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過世,他的兒子康斯坦丁(Constantine)接管庫斯米喬夫家族事業。但是康斯坦丁對於茶葉生意沒有太多心思經營,於是庫斯米茶漸漸失去人氣與知名度。
一九七二年庫斯米喬夫公司面臨破產,康斯坦丁被迫轉讓庫斯米喬夫公司的經營權。轉讓後的庫斯米喬夫公司仍繼續銷售庫斯米茶,但仍無法挽救庫斯米茶的生意。直至二○○三年東方集團(Groupe Orientis)收購庫斯米喬夫公司,由希爾(Sylvain)和克勞德奧雷比(Claude Orebi)接管公司;二○一二年庫斯米茶館在香榭麗舍大道上的旗艦店隆重開幕。
如今庫斯米茶館遍布三十五個國家,擁有一百家茶館,在紐約、東京、奧斯陸、米蘭或莫斯科等地,均可見庫斯米茶館的蹤跡。
座落在香榭麗舍大道上的庫斯米茶館,外觀嶄新極具現代感,走進茶館內部,就被眼前多彩繽紛的茶葉包裝吸引住目光,櫃上擺滿了一罐罐具有俄羅斯意象的巴洛克風格的茶罐,不同的包裝設計代表不同風味的花草茶。
聽著店裡的茶師從容地介紹著產自東方的各色茶葉,有種類豐富的綠茶、紅茶、白茶、花草茶、水果茶等,並諮詢我喜歡的茶類,再一一地打開茶罐,讓我確認茶葉的香氣是否合意。
茶師向我介紹茶館二樓是品茶室,客人可以請茶師泡上一杯想嘗試的茶,於是我選了幾款茶類,跟著茶師來到二樓,看著茶師從容地燒水、加水及靜待花草茶釋放香氣,然後逐一試茶,其中一款迪多思馬黛茶(BB Detox),有著濃郁葡萄柚口味的綠茶沁人心脾,頓時讓我身心舒暢。
最後,我滿心歡喜提著兩大袋茶葉步出庫斯米茶館,心中不禁讚歎庫斯米茶館的推廣精神,於是帶著口中茶香餘韻,腳步不停地,沿著香榭麗舍大道往凱旋門前進,繼續探訪巴黎的百年茶館。

巴黎庫斯米茶館二樓品茶室。圖/林政儀
巴黎庫斯米茶館二樓品茶室。圖/林政儀
巴黎庫斯米茶館內部一景。圖/林政儀
巴黎庫斯米茶館內部一景。圖/林政儀
座落在香榭麗舍大道上的庫斯米茶館,外觀嶄新極
具現代感。圖/林政儀
座落在香榭麗舍大道上的庫斯米茶館,外觀嶄新極
具現代感。圖/林政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