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弘一/朱莉弘體寫經 1】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25

文/朱莉
自今日起,以十篇段落於隔周刊出,分享自己弘體寫經的心路歷程與書法作品賞析,願此廣結法緣。諸佛菩薩加被,自利利他。
我的第一次寫經是以硬筆(俗稱鋼筆)與活頁紙抄寫《妙法蓮華經》,六萬餘字,歷時一年多完成。記得剛開始每天都會寫錯字,就用立可白塗抹,只為力求整齊,無錯字。
一開始就發願寫大部經的優點是漸漸可以養成寫經的習慣。在繁忙的工作之餘,固定時間,於書桌前焚香,靜坐,寫經,成了個人禁語獨處,在忙碌生活中,一種難得安靜的享受。
一開始想靜下來,自己會體驗經歷自我身心的散亂。抄經過程中,眼睛要看、手要寫,便不易打妄想。數著每日不斷完成增加的頁數,心生歡喜。每每,萬緣放下,打開佛經,就像洗滌身心,沉浸於經典中真實不虛的清涼世界,感受到抄經不可思議的功德力。
又因朋友建議,抄經應學習古人使用毛筆書寫為上。正巧,友人曾至家中,結緣兩冊印製精美的弘一大師手書《金剛經》與《藥師經》。於是,便開始發願抄寫《金剛經》,並記錄書寫進度,可自我鞭策,平均大約三個月即能完成一部《金剛經》,就這樣一連抄寫數年,有十幾部。我的《弘體》基礎,應該就是如此,自自然然地形成了。
弘一大師曾為閉關寫經之事,請示印光大師。印光大師以書函回覆:「若寫經,宜如進士寫策,一筆不容苟簡……書經乃欲以凡夫心臟,轉為如來智慧,比新進士上殿試場,尚須嚴恭寅畏,無稍怠忽。能如此者,必能即業識心成如來藏,於選佛場中,可得狀元。」我也就以這段開示作為寫經時的自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