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46】陽明擔綱弼馬溫(上)

8

文/陳復
諸位看官可能會覺得匪夷所思:前面剛說完「八虎攜君鬧天宮」,現在卻要說「陽明擔綱弼馬溫」,難道劉瑾混亂朝綱,最終卻讓陽明受懲罰?沒錯,混亂的時空就是這麼回事,咱現在平日翻閱報紙更不難見。
朱厚照即位不過十個月,面對前後兩任皇帝的反差如此巨大,滿朝文武大臣能適應這種變化沒幾個人,過去大家已熟悉拿祖宗禮法來要求皇帝,明孝宗朱祐樘這老實人都乖乖接受了,現在當朝臣要皇帝疏遠宦官,朱厚照卻不依,包括那溫和的李東陽請皇帝評估鹽業是否受到內廷宦官壟斷,這尚未成年的小大人還很大聲表達意見:「國家事豈專是內官壞了?文官中僅有十之三、四好人耳,壞事者十常六、七,先生輩亦自知之。」(見王世貞《中官考》)意思是說:「天下的事情哪裡是宦官有本事搞壞,十個士大夫真正的好人不過三、四個,其餘六、七人都壞得很,先生你對此應該很明白。」他講得到底對不對呢?但重點是,皇帝在公開場合表達對士大夫的不信任,他寧可相信宦官,都不肯相信官宦,這確實是頭一回,大家瞠目結舌於皇帝的直白與厭惡!
看著新皇完全瓦解掉先皇的政治布局,君臣關係開始有一道深深的裂痕,大家發現這皇帝是個不折不扣的憤青,託孤內閣瓦解後,這場政治風暴由北京燃燒到南京,全都沸騰燃燒起來。
本朝有個很特別的兩京制度,從明成祖遷都北京後,北京作為首都,基於對明太祖的尊重,不宜貿然廢除本來的京師,故將南京則作為留都,這使得南京保有整套完整的中央機關。除設有六部外,包括都察院、通政司、五軍都督府、翰林院與國子監等各類機構一應俱全,官員的級別和北京相同,北京政務地點在順天府,南京則在應天府,合稱二京府,彼此獨立,各不統署。
不過,南京因皇帝不在這裡辦公,官員通常被視作閒職,從劉瑾幫朱祐樘管事開始,在北京失意的官員常被外派到南京待著,讓皇帝耳根清靜點,這讓南京頓時成為反對派大本營,大家人聲鼎沸的議論政事,後來則逐漸發展成與北京執政派對抗的聲浪。如:萬曆三十九年(1611年)考核京官,北京由東林黨主持,他們全面罷黜浙黨;南京則由浙黨主持,他們全面反對東林黨,南北失和的黨爭,搞到本朝政務停擺。
但在此時與此刻,朱厚照的蔑視官宦令士人共憤,南北兩京的官員互相聲援,北京的內閣被罷黜,南京的六部幾乎全站出來,如戶部給事中戴銑領著其餘五部給事中共六人,聯名上疏請朱厚照留任劉健與謝遷,對宦官專權嚴辭抨擊;監察御史蔣欽則與十三道御使共十五人或獨名或聯名請誅除八虎。
朱厚照忙著玩,沒辦法浪費時間閱讀奏摺,平日都由劉瑾幫忙閱讀與處理,結果當真應驗「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那古話,朱厚照沒任何反應,劉瑾倒是暴怒到氣炸,立即問都不問朱厚照,使用皇帝的名義命錦衣衛前往南京,將戴銑這一票二十一全部押解到北京來審問,接著各廷杖三十,戴銑當場被打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