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舊夢】 老爸要赴同學會

83

文/張新宇
這兩天,老爸反覆問一些奇怪的問題:「你們經常在哪裡吃飯?」、「跟朋友在外面吃飯都怎麼付錢?」、「市區哪家飯店比較經濟實惠?」我好奇地問老爸:「您為什麼老問這些問題啊?」
這時,老爸才扭捏地掏出手機,「我們當年的班長說要舉行同學會,所以才問你的。」原來是這樣啊!我一時仗義起來:「我來幫你們籌畫吧。」老爸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我們自己可以的。」
原來,老爸當年的同學想舉行聚會,讓老爸負責聯絡。我於是幫老爸把經常和他聯繫的幾個人拉進了他們新建的群組,仔細看了看,只有19個人。我問老爸:「怎麼才聯繫上這麼點人?」
老爸的神情明顯地落寞了下來,幽幽地說:「誰誰前年得病沒了,誰誰沒了有四五年了,誰誰腦溢血成了半身不遂,誰誰誰……」老爸絮絮叨叨地向我說著同學的變故,讓人聽得心酸。這些年近70的老頭、老太太們,在風風雨雨半個世紀後,要完完整整地重新相聚在一起,已經不可能了,因為,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沉默片刻後,老爸又開心起來:「能在有生之年,再見到當年的同學,想想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我連連附和,「就是、就是!」
老爸問我該怎麼去赴同學會,我告訴老爸,到他們這個年紀,就不要顧及太多,怎麼自在怎麼來。還有,吃飯最好AA制。老爸問我AA制是什麼,我就一邊在本子上比畫一邊告訴他,老爸聽了半天一擺手:「我知道了,AA制就是吃飯聚會的錢大家平攤是吧?」我連連點頭:「就是的,就是的。」
明天,就是老爸他們同學聚會的日子了,他早早就去理了髮,又在衣櫃裡東翻西找,不知道自己該穿什麼衣服去。看著老爸已經全白的頭髮和那已經不再挺拔的腰身,我很想告訴他,都是些年近古稀的老頭、老太太,就不用講究啦!但話才到嘴邊,看見老爸憧憬期待的神情,就又嚥下去了,和老媽一起幫著老爸拿主意:「就穿這件短袖吧,精神!」
看老爸指著當年的畢業照,不知在跟老媽說些什麼,我的眼睛忽而發酸了——照片上那些意氣風發的小夥子、小姑娘,如今都已成為白髮蒼蒼的老人,而其中的一部分人更已經不在了……
但願還健在的這些老人,年年都能舉辦同學會,讓他們能重溫年輕的青蔥歲月!願歲月不老,願這長達半個世紀的友誼長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