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兩岸關係 不做美國棋子

5

日前薩爾瓦多與中華民國政府斷交,與北京簽署建交公報,這兩年多來與我國斷交共五國,我國在國際上的主權地位也日漸削弱。我國政府的應為和無為,也反映了當前中美博弈大戰略下,小國處境的艱難。
自從兩岸分裂以來,代表一個中國的正統之爭,就沒有停止過,而最大的轉捩點,應是我國退出聯合國,以及美國與我國的斷交。儘管如此,台灣作為反共抗俄的美國自由民主盟友的態度,卻始終沒有改變,這已經說明我國在外交上的無能為力。
在過去風雨飄搖的年代,我國就以設立經貿文化代表處和務實外交的態度,至今依然與全世界超過一百多個國家經貿往來,並且蔣經國總統在位時期的台灣經濟發展,高居亞洲四小龍之冠。這也說明台灣需要一個和平安穩的兩岸環境,以及足夠的全球經貿外交。
面對兩岸關係的惡化,我國政府還是有應為的本錢。大陸當前一帶一路戰略是增強作為歐亞板塊樞紐的大戰略,以減少美國從海權圍堵陸權的霸權主義,來封鎖大陸海上貿易的風險。
由於我國政府不能主動化解兩岸僵局,包括:如何藉由承認九二共識先找個下台階,進而與大陸做實質內容談判,以期開啟新的兩岸關係的契機。溝通才能相互提出彼此的需求和合作,當然更要透明直接,避免中間利益交易,僅僅有利於少數利益集團,反使台灣人民蒙受巨大損害。
因此,美國愈操弄台灣牌,大陸打得愈狠,美國擅於玩弄親者痛、仇者快的伎倆。美國推銷的民主自由,是為美國對抗蘇聯量身訂做的手段,而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不是配合美國對抗大陸的棋子。
川普的貿易戰,顯示美國自身的困境,包括川普減稅與提供關稅壁壘,主要是逼迫美國企業的回流,解決美國勞工就業問題,並因應取消「歐巴馬健保」對勞工醫療的損害。這樣一來,美國可以節省不必要的醫療浪費,讓美國企業承擔一部分企業責任。其次,最好能夠打擊到大陸經濟,減緩大陸超過美國的速度。
簡言之,川普一方面要減少軍事擴張,但另一方面又要擴大武器市場。這樣一來,大陸的軍事擴張作為確保一帶一路成功的戰略,就會深入到美國後院,作為牽制美國的戰略部署。
當前政府面對斷交潮的無能為力,不但應當避免激怒對岸,也應拖延台美關係回升的速度。畢竟兩岸的經貿依存度和人員往來,遠遠超過美日兩國,台灣應改變美日同盟是台灣忠實盟友的冷戰時期刻板思惟。
當前既然無法金錢和技術馳援中南美洲和非洲的邦交國,就表示台灣對美國的價值僅剩下地緣對抗大陸此一角色,那麼,改善兩岸關係,就是當前我方政府應設法擺脫美國操弄台灣牌的停損點。
胡逢瑛(桃園市/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