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毫舞墨 刻畫八家將神韻

1115

文/本報綜合報導

台北艋舺大道旁,身寬體胖的面師林自賢,命令體驗者上身緊貼牆根。接著,他執起毛筆揮毫舞墨、精雕細琢,在一張張期待的臉龐上描繪精美臉譜。這是日前在台北艋舺生活節──陣頭儀式表演前的一幕。

陣頭,結合民間信仰、戲曲、武術等元素,在慶典、節日進行的表演,為的是祈福、保平安。其間,畫著威猛臉譜的扮將者身紮腰帶、手舉刀槍,踩著鼓點布陣,時而呼喝聲起、時而棍棒相擊,引來駐足者叫好聲連連。如今,參與陣頭表演的扮將者多半年長,以給扮將者畫臉譜為生的年輕面師,更寥寥無幾。

林自賢拿起畫筆,在扮將者臉上描繪精美臉譜。圖╱ 中新社

時年不惑的面師林自賢,在台北頗為知名。他位於大同區、空間不算大的工作室內,錯落有致地擺滿宮廟文化陳設。從歷史沿革到傳統現狀,林自賢介紹起台灣的陣頭文化,興致所至,還拿筆演練、講解。

改良技法 吸引年輕人

據傳,源自中國大陸東南一帶巫儺文化台灣陣頭,目前分為北部官將首及南部八家將兩大體系。臉譜是否栩栩如生,是其陣頭成功與否的關鍵點之一。

神將臉譜,全靠手藝精湛的臉譜師賦予神韻。圖╱資料照片

在林自賢看來,臉譜形象是面師們揣摩神明性格、職責後的藝術創作。雖然每位角色都具有相對固定的特徵,但細節處的不同變化,仍給這項傳統藝術留有創新空間。

以八家將為例,相傳,清末明初遷徙來台的信眾仿照福州白龍庵的壁畫,將神明身邊的兵將形象畫成10位不同角色的臉譜,其中最為出名的是黑白無常范、謝二將軍。

林自賢介紹,此2人臉上最為重要的意象為龍麒、火球及4隻蝙蝠,諧音作「祈求賜福」之意。只要具備了基本意象,面師就可根據更加現代的審美來創作臉譜,從而易於讓年輕人接受,如豐富細節處顔色種類、拉大相鄰局部色差、誇張化傳統意象造型。

扮將者參與艋舺青山宮「靈安尊王」暗訪遶境活動。圖╱資料照片

長年獨自摸索、練習是面師能捨舊創新的來源。17歲起就在嘉義拜師的林自賢回憶,過去師傅怕傍身技藝被徒弟全學走,從不言傳身教,僅在工作中讓弟子觀摩,「我們能學多少算多少,下來再自己偷偷練習。我曾『借』朋友的臉練筆,每次50元新台幣,第一幅作品連自己都不敢看」。

學藝的過程枯燥乏味,加上工作環境多在室外,台灣炎熱的天氣增添了工作的辛苦。鑑於此,林自賢改良了老師傅們的傳授方法。「網絡上資訊流通那麼快,你怎麼畫別人一下就能看到,與其遮遮掩掩、不如好好教,讓年輕人多上手、少走冤枉路」。

開臉是台灣百工之一。圖╱資料照片

不藏私傳藝 存續文化

林自賢與徒弟2人平均每月能接到至少3場廟會活動,10餘名八家將開臉往往要花一整晚時間。林自賢說,曾有同行在開臉時暈倒,醒來第一時間仍繼續完成。雖然辛苦,但觀眾對於臉譜的稱讚,是他莫大成就感與快樂的來源。

他坦言,愈來愈少有年輕人願意做此職業、研究技藝,大台北地區的面師數量明顯下降。一直知道陣頭文化來自福建,林自賢從朋友處隱約得知,福州、泉州一帶與陣頭臉譜類似的傳統風俗如今也甚少看到,讓林自賢師徒更篤定將這門功夫存續下去的重要。

眼下,林自賢開辦的體驗營、培訓班報名人數絡繹不絕,也讓更多圈子以外的人有機會熟悉臉譜及陣頭文化。「我入行超過25年,但對於這門技藝,也還在繼續學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