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讀生活•福報精選】 憂鬱 是可以被點亮的黑暗

4086

文/高愛倫

我得過憂鬱症,所以,我可以跟你談憂鬱症,也可以斷言:我會痊癒,你也可以痊癒。

20年前醫學界就預言:憂鬱症會是20世紀最大的健康殺手。不幸,醫學預測,成真;而且趨勢日益嚴重。

圖/新華社

從早期人們不解的焦躁焦慮情緒醞釀到失落空茫的低潮,再輾轉出現強迫症行為、封閉式自我孤立、暴怒失控的攻擊、厭世輕生的偏激……如今憂鬱症病患的普及化,已實實在在造成很多家庭與職場的悲劇。

身為一個短期服藥的憂鬱症患者,我想分享自己「點亮黑暗」與「掩埋黑洞」的經驗,這些經驗並不是醫療知識,而是我個人的深切體會,我,相信,意志力與毅力在我身上產生極大的翻轉能量。

事實上,在我痊癒之前,我並不知道我是憂鬱症患者,我甚至也不知道醫生給我吃的是抗憂鬱藥。

那年,我43歲,什麼不好的事情都發生了、累積了、崩塌了。

最親愛的爸爸病了,在醫院躺了9年沒有醒過來,雖然二姊每日必到石牌榮總探望照顧,我們還是聘僱24小時看護以求周到,花了580萬看護費與榮民可免的30幾萬醫療費。

我對我的工作已感到索然無味,可是我仍會自我強迫做一個全勤的模範員工,希望自己:對得起薪水、對得起專業、對得起理想、對得起職業上的殊榮……這些人生責任突然讓我覺得好沉重,也好厭惡。

然後,17年的婚姻浮現很多我看不懂的異相,等恍然大悟「悔教夫婿覓封侯」這7個字是多麼寫實的世間警語時,我才明白,以退為進是很多女人會犯的錯,淨身而出更是蠢不可及。

我的幸福人生,萬箭穿心。

圖/新華社

我開始陸續出現的症狀:

每天出門上班,都會一下樓就再上樓多次,檢查瓦斯爐是不是確實熄火。

每天晚上回家,先拉起屋子裡的所有窗簾,覺得只有這樣,才能迴避所有人偷窺的眼睛。

開燈睡覺長達10年;不但淺眠,而且入眠狀態很少維持在30分鐘以上,總是從心悸中驚醒。

我開始陸續呈現的應對:

朋友的、工作上的互動都很扼要,但更精確的形容應該是都很冷漠。

我的交談,沒有主動話題,只有被動答覆,而且能一個字作答就絕不用兩個字,「是」、「好」、「不要」、「或許」、「會嗎?」。

嚴厲,嚴肅,嚴苛,嚴峻,嚴格……這就是我日夜表情的總和。

有人說:「這麼不苟言笑,好怕你歐!」我的不苟言笑中,其實藏著我的獨白:「我才怕你們呢!」

友人的關心語言,在我聽來,都是「言不由衷」、「另有用意」、「話裡有話」。

我不相信有人真心真意對我有善意。

我開始陸續邁向崩潰:

我住在汐止雅典王朝社區時,家中裝了3道內鎖,弄著弄著,我把自己誤鎖在家中出不了門。

我整夜握拳睡覺,一早起床,手掌上總是留著一排指甲戳痕……

我的愛犬也得了分離焦慮症,我一天要多次奔回家看牠們是否安好,我們不是相濡以沫,我們簡直就是同泣欲死……

圖/新華社

我開始面對初步醫療:

我在聯合報診療所婦科看診,大姐說:「我妹妹隨時都陷入緊張狀態。」醫生指著檢驗數據說:「這樣的賀爾蒙指數,別說緊張了,連跳樓都有可能。」

家醫科醫生給我開了舒緩情緒、鬆弛神經的藥,當時的藥袋不像現在會這麼清楚標示與藥物相關的說明。

我同時服用補充賀爾蒙與舒緩緊張的藥;並離開獨居,住進姐姐家。

我開始嘗試積極自療:

當知道自己服用的是抗憂鬱藥之後,我強力振作;我要靠藥物解決症狀,但是我要靠改變生活來斬草除根。

憂鬱症的第一個關卡就是走不出自己的家門,任自己在封閉世界每下愈況。

謝謝我曾有的經濟壓力,因為需要生活,最窮山惡水的時候,我沒敢放棄工作,所以再從工作自救吧!

我開始恢復工作上的社交生活。在當時,這是很痛苦的改變。

我出門前一定對著鏡子練習笑容。在當時,這是很自虐的偽裝。

我杜絕癱坐式的情緒沉溺,只要覺得黑雲在飄,立刻走到人群中去沖刷自艾自憐。在當時,這是很勉為其難的演習。

姐姐帶著我到烏來、北投、金山四處泡湯,我從湯屋泡到大眾池,我從拘謹羞澀泡到天體無謂……

我要特別特別提醒與建議:大眾池的泡湯,可以徹底解放自己對酒囊飯袋軀體的感受,也連帶影響思維運行的天地無邊。泡湯是我引以為重的療癒方式。憂鬱的人,一定要去試試這個項目。

圖/新華社

結論

如果鬱症是重度等級,不要怕,要看醫生要吃藥,生理上的治療是很必須的。

次外,我覺得調整情緒的有效行為包括:

1.努力結交「新朋友」,轉變自己的話題模式與邏輯。

2.書寫日記,省察內心的聲音;整理思緒,會發現自己仍有度過難關的能力與智慧。

3.多和大自然、動物對話。

4.培養嶄新的嗜好,從手工勞作到文創寫意無一不可。

我可能運氣好,因為憂鬱症程度並不嚴重,才能在自省中找到自救,但是,我相信我願意面對憂鬱症、願意服藥、願意用改變生活來改變意念、願意用意志力搶回自己挫敗的人生、願意脫離我怎麼把自己過成這樣的悲情……也是不讓憂鬱釀成大亂的關鍵行為。

憂鬱症是如此黑暗,但是我相信心的力量更大,點亮黑暗需要的不只是技術,不只是醫術,更需要當事人為自己努力的意願。

同時,我提出嚴重警告,如果為了逃避責任,常常以憂鬱症的藉口威脅他人,可能,憂鬱症就會有機可乘真的棲息上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