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與神同行的少年》 你不會孤單一人

25

文/吳孟樵
與誰同行、與誰共處,你才可能不感到孤單?集體行動、集體勞動,不可獨處,你是否就感到安全而不孤單?
對於孤單與承擔痛苦的議題,法國片《與神同行的少年》(The Prayer)以動聽的聖歌、精細與明亮的電影鏡像,藉由個人對於毒品成癮與他者,以及大自然間的關係誠懇地表述。少年托馬斯的角色由安東尼.巴洪飾演,他的眼瞳非常大,表情羞赧中,又可展現憤怒情緒的爆裂性,突出的演技,果然讓他獲得柏林影展最佳男演員獎。
托馬斯住進位於阿爾卑斯山的勒戒所,得交出身上所有的物件,包括換上全新的衣飾,與過去的現實世界脫鉤。在戒斷海洛因的過程中,最是難忍深夜裡毒癮發作,咳嗽、嘔吐、發抖、身體捲曲抽搐,痛苦不堪。
同樣在此戒毒的成員們幫助他,抱著他顫抖的身軀讓他逐漸穩定下來。即使是除去所有誘惑的根源,還是有吸引人的因子閃著光,讓托馬斯有機會偷了一枝菸,不顧他人找不到他的頻頻呼喚聲,自顧自地躲進雞舍裡,當躲藏的私密行為與不安的心,隨著吸菸之後產生的滿足感而得到釋放,托馬斯愉快地笑了起來。
但偷菸的事瞞不了,托馬斯狂躁地暴怒,宣洩所有不滿的情緒。在場者溫情以對,沒有人會因此被激怒或是圍毆托馬斯。這裡是將心比心的勒戒所。於是,當新進的勒戒者進入此處所後,所有不適應與憤怒心,托馬斯都能理解,也能類似他人待以他的方式和善地幫助這位新進者,告訴他:「你會習慣的」。
修女(漢娜.席古拉飾演)於此部電影裡具有關鍵性的意義,戲分很少,卻是畫龍點睛的人物。一是修女為哥哥的斷癮而成立這處勒戒所,提供一個「與世隔絕」的優美環境,也是刺激托馬斯「再思考」的提點人。二是德國影后漢娜.席古拉主演過德國重要導演如法斯賓達、高達、文.溫德斯等人的作品。對於追尋歐洲電影的觀眾而言,會是另一驚豔處。當你觀看此部法國片,因著其中的劇情與演員,反思過去德國電影的脈絡。
信仰比愛情重要?
托馬斯想逃離此地,卻因夜裡沒車而入住山區裡的一戶好心收留他過夜的人家,隔天早晨遇見這戶人家的女兒,因少女的鼓勵而讓托馬斯重回勒戒所。此時,他的心,多了個情牽之處,也多個穩定感。這是他的愛情。愛情幫助他穩定在山區裡的勞動生活。
勒戒所九人於清晨出發行走登峰,白茫茫山巒美景,美得令人嘆息!在大風與白霧中,隊伍失去蹤影,托馬斯感到惶恐,快速奔著腳下的各種石子往下走,奔行後,他終究摔跌滾翻,膝蓋受傷不能行走。夜冷極了,他裹著衣被找了石塊為牆,躺在各式尖銳的石頭間睡了,睡前背誦經書。當夜查看膝蓋傷勢,早晨再度查看,受傷的膚色竟好轉,甚至能彎曲能走動。他興奮極了!神蹟在此顯現。他與神父談論信仰,他想進入神學院就讀與日後當神父。神父分析他得犧牲的生活項目。托馬斯神情愉悅地說:「那一晚是我第一回不感覺到孤單。」據此,觀眾可聯想到他的童少年生活必然少了親人為伴。神父提醒,他還有一位心儀的女孩,托馬斯當下認為信仰比愛情重要,他可以克服。
臨陣脫逃尋找真愛
為了到神學院就讀,托馬斯開心地與每位成員道別,彼此也為對方送上祝福。及至片尾,托馬斯又臨陣脫逃,轉搭陌生人的車子,車上的搖滾樂把他帶往曾熟悉的世界,他閉眼,微笑地陶醉於音樂裡。之後,他找到少女,兩人相契應的心靈在此獲得安適。
法國導演塞德烈.卡恩曾執導根據繪本書改編的電影《愛在飛翔》,探討失去的親子關係。他不只是在幕後從事編導,也是演員,曾主演過《愛過了》等多部電影。他編劇與執導的新作品《與神同行的少年》,樸實地反應吸毒者到勒戒所後的心情與勞動的日常生活,更為少年托馬斯鋪展人生的選擇題有其延伸性與嚴肅性。信仰與生活,或是生活與愛情未必是天秤兩邊的關係。

與誰同行、與誰共處,你才可能不感到孤單?集體行動、集體勞動,不可獨處,你是否就感到安全而不孤單?圖/前景娛樂提供
與誰同行、與誰共處,你才可能不感到孤單?集體行動、集體勞動,不可獨處,你是否就感到安全而不孤單?圖/前景娛樂提供
與誰同行、與誰共處,你才可能不感到孤單?集體行動、集體勞動,不可獨處,你是否就感到安全而不孤單?圖/前景娛樂提供
與誰同行、與誰共處,你才可能不感到孤單?集體行動、集體勞動,不可獨處,你是否就感到安全而不孤單?圖/前景娛樂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