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從《翻滾吧!男孩》談起

32

本屆亞運台灣選手在體操項目表現優異,共獲兩金一銀一銅,為歷年之最!此次榮獲獎牌的都是當年宜蘭公正國小體操隊成員,曾以紀錄片《翻滾吧!男孩》引起國人開始重視體操,進而把體操列為體育重點發展項目。
翻滾男孩的教練林智信表示,過去台灣體操一直都是土法煉鋼,用馬戲團的方式爭取目光,所以他為三個奪牌選手從國小就在技術、技能、柔軟和線條各方面,抓準他們各自的專長,編配動作和項目,為他們打下紮實的基礎,才能造就今日的亞運新星。
此次榮獲金牌的鞍馬王子李智凱表示,從小學前就練體操,至今十六年,長期接受始終如一的培訓,常常感到乏味,也曾萌生放棄念頭,所幸他一一挺過,才能戰勝對手、戰勝自己,獲得如此成績。
從李智凱訓練過程可知,體操必須從國小前就開始培訓,在大陸和歐美幾個重點發展體操的國家都可以看出,是很早就做重點培訓,且列為國家體育重要項目。
而選手拿牌的年齡大部分是在二十歲之前,此次台灣拿牌選手已算是體操的超齡選手。
台灣的體育教育訓練,仍停留在非體育專業教育課程規畫,而且不依體育不同項目類別設計,一視同仁在一○二年訂定了一個高級中等以下學校體育班設立辦法,其中第五條規定,國民小學自五年級始得設體育班。
若依此規定回歸到當初翻滾男孩在公正國小的體育班設置,可能這些男孩只得在五年級才得以翻滾在體操館中,何能在今日拿下亞運金牌。
此設立辦法又規定國民小學體育專項術科課程,應以提升學生健康及體適能為主,著重多元運動能力之發展。
此種無意義的空泛說詞,令人難以理解體育班是健康促進還是體適能為主,並不是為了體育運動專才的培訓,如此不清不楚的設置目標,看得出來非常專業。
這也是台灣體育選手發展通常都是家族土法煉鋼的自我訓練,若要靠正規教育體育班訓練來達到運動專長培訓,更想從國小就開始培訓儲備國際賽事選手,是緣木求魚。
這個設置辦法也規定體育專項術科課程,每周以六節至十節為原則,而且是要利用領域節數及彈性學習時間中調整,以這樣的時數來進行運動訓練,對選手是不夠,而且往往會中斷練習,其結果是教練跟選手在課後或周六日自行加練,且又有一般課業壓力,往往念了體育班一陣子,最後反而可能退出。
體育班教練的編制在每學年兩班以上才會有兩位以上教練,一班只會有一位教練,可是體育班卻又非單項體育班往往是兩至三項,所以在教練的聘用只能以其中一單項為主,這也會造成教練不足問題。
我們必須要去思考設置體育班目的為何?更要思考我們想在奧運拿牌的運動重點項目為何?不能夠什麼都想要,其結果是什麼也要不到;也不能過於擔心太早讓學童選擇體育班會影響到其未來發展。
運動是個非常專業發展的活動,培訓時間、訓練內容、教練配置都必需專業考量,若我們以此觀念來規畫調整體育班設置辦法,則翻滾男孩將難以在國際體壇中繼續翻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