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視頻創辦人】邱兵 實現新聞人未了的心願

11

整理報導/呂金春、莊樹鴻、鄭麗
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被視為電影技術史上的分水嶺。而網絡世界裡主導的傳播內容也已在不知不覺中從文字轉到了圖片,再從圖片轉到了視頻。人們的眼球似乎得到了更為飽足的享受。
二○○三年,邱兵奉命創刊《東方早報》,花了十二年做出了《東方早報》的品牌。二○一四年的夏天,他收到指示,創辦《澎湃新聞》,作為傳統媒體轉型的模範,兩年時間裡,「澎湃模式」被若干傳統媒體模仿,被認為是傳統媒體轉型的標竿。《澎湃新聞》的每一步都有著邱兵深刻的印記,如同他所寫「一九九○年是那種莫名其妙的年分,有時它是八○年代的終結,有時它又作為九○年代的開始,現在依然如此」。
勇敢衝進新領域
二○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邱兵離開了奮鬥十二年的《東方早報》,以及努力兩年的《澎湃新聞》。作為傳統媒體的老兵,他擁有的是豐富的媒體從業經歷,因此離職後並沒有放棄新聞行業,他與其他離職的同事在獲得人民幣五億元的創業資金後,投入「短視頻內容創作」這一項目,創辦了《梨視頻》。「我們其實對這個領域也很陌生,但我們這幫人比較野蠻,敢殺進去。至於市場的反應,需要在做的過程中去不斷地觀察、檢驗。」邱兵說。作為前媒體人與如今的創業者,邱兵始終堅持在統一的大環境下給出不同卻自信是「對」的嘗試。
梨視頻的定位是資訊短視頻平台。所以時間大多在三十秒到三分鐘,紀錄片則在十分鐘內。在App正式上線之前,梨視頻的很多員工還在進行密集的視頻剪輯培訓,力求精簡。邱兵多次向媒體表示,視頻是一定要是精心剪輯過的,用戶沒有時間觀看長時間的內容,必須呈現精華部分。
邱兵的團隊曾直言向Great Big Story學習,這個CNN旗下的視頻工作室的確與梨視頻的發展訴求非常接近。「現在的網絡用戶有兩大需求:一、從社交平台中獲取新聞資訊;二、獲取高質量的新聞資訊。從我的角度來講,首先是要獲得資訊。短視頻更直截了當的在迎合這個需求,這與電視台的一些作品或者說段子類短視頻完全不一樣。另外短視頻敘事方法已經產生了很大的變化,肯定也不是把電視新聞截短了放到互聯網上來。」邱兵說:「我連稍微惡俗一點的,全部都咔嚓掉,不會讓他們放,非理性的一概不碰,我們要做清流。」
還有未了的心願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日,就在梨視頻正式上線進入倒計時階段,邱兵與他的新項目再次引用巴布.狄倫的歌詞來作為開場白,「人們很少做他們相信是對的事,他們做比較方便做的事,然後後悔。我們不想這樣。」邱兵說做梨視頻「是我們這撥人還有未了的心願」。
梨視頻的團隊人數自二○一六年七月招募開始,便一步步遞增至二百五十人左右。「梨視頻目前擁有人數高達四千多人,全球都有。現在一天大概有五百條資訊,原創的比例比較高,像靶點這樣優秀的第三方的入駐,未來這一年我覺得每天可能要二千條左右。能逐步形成這個平台,第三方也提供了不少好東西。」
邱兵在視頻發布這一過程中加入了人工干預成分。「你要有高度的審核,有十幾個人來審核一條比較重要的視頻,我們都有可能審核不過。」拍客上傳內容需經由梨視頻後台剪輯後進行發布、推送停留時間不超過二十四小時。並且拍客體系還存在策畫功能,會主動跟拍客聊「你怎麼去拍,應該到哪個點去拍」,並為拍客提供培訓,提高視頻的通過率。
對於未來,邱兵這樣說:「第一,未來的盈利的點,一個就是廣告,百分之六十以上。個別欄目再想收費的可能性,就是剛需(需求彈性較小的需求)。第三塊就是版權。只要你好好去運營,一年拿個幾千萬版權費回來,完全有可能。版權主要賣給境外。境內的版權,其實很難實現。你要真出手打官司,贏的可能性不大。但境外相對比較規範一些,我們現在在拓展一些渠道。第二,非常嚴肅甚至權威的資訊內容現在很缺失,未來一定要有一個先進的管理方法,非常高效的的去管理它。梨視頻從一開始做的這個拍客系統的建設,方便了活取信源的路徑,這個覺得應該是比較顛覆性的。」
梨視頻目前尚在研發一個類似Uber的移動端App,將以此更大程度地激發拍客系統在內容供給上的勢能。這將是梨視頻打造的最核心的護城河。
邱兵與「梨」的故事一直在繼續。而吃著「梨」和「瓜」的我們,在未來又究竟會看到怎樣的視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