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攝影】幸福的賞鳥人

18

文/邱秀堂
立夏過後的清晨,天剛破曉,遠方的太武山籠罩著輕紗若隱若現,飄渺的雲煙忽遠忽近。佇立娘家庭院,耳邊傳來悅耳的交響曲,循著迷人的啼叫,發現是藏在花叢中,躲在榕樹、玉蘭花枝幹上的麻雀及綠繡眼,吱吱、啾啾此起彼落和聲著。
偶而,小鳥兒單獨或一群振翅飛翔,一會兒停留在草地上,一會兒在魚兒優游的水池邊,可一溜煙又飛得無影無蹤。莫非鳥兒的血液裡都流著音樂的因子?此時泰戈爾《漂鳥集》的句子,悄悄滑進我心:夏天的漂鳥,飛來我窗前歌唱,突然又飛去了。
娘家位於屏東縣竹田鄉美崙村,小時候在村莊附近最常見的除了麻雀就是斑鳩、燕子和鴿子。第一次看到綠繡眼出現在家裡庭院,是在二弟邱盛材臉書貼的照片。只見披著一身綠色羽衣,眼睛四周有著京劇小丑般白眼圈的小精靈,一隻正吸著橙黃色的炮仗花花蜜,另一隻在紅色燈籠花枝上覓食,累了雙雙躲到雀榕裡休息;這些連續畫面,令我大為驚艷。
自此,每次我回娘家,都認真觀察嬌小的鳥兒身影,聆聽鳥啼聲。或許有人會嫌鳥兒聒噪大清早擾人清夢,但對聽障的我,這聒聒叫的歌聲有如天籟之音。之後,二弟陸續在家裡草坪捕捉到黃尾鴝母鳥的畫面,酷愛攝影的他還經常背著相機到離老家不遠的龍頸溪拍鳥,讓我多認識了家鄉的鳥—高翹鴴、黃鶺鴒、白腹秧雞和翠鳥等。
我愛鳥,很佩服一些鳥痴,他們不遠千里守候或上山下海,帶著精密厚重的相機,為紀錄瀕臨絕種的保育鳥或追逐候鳥,甚為辛苦;而我不出門,隨時可以坐下來舒舒服服地賞鳥,只要打開我弟弟盛材的臉書,一指就可到國內外濃密的森林或人煙罕至的溪邊神遊,觀賞五花八門,各式各樣討人喜愛的鳥兒:八色鳥、灰鷽、彩鷸、水雉、棕腹大仙鶲、瀆鳧、鴛鴦、鵂鶹、戴勝、燕鴴,還有籠中逸鳥(由國外進口的觀賞鳥,因逃出或被放生而在野外生存),如爪哇禾雀、雪花鳩、長尾輝椋鳥等。
近日很轟動的台灣稀有迷鳥棕夜鷺,弟弟也在桃園市大園區,用類單眼相機拍到了。我不必晒太陽或熬夜,就可以欣賞到美妙鳥姿,真是幸福的賞鳥人啊!
作│者│簡│介
邱盛材
邱盛材,台灣屏東人,業餘攝影家。從年輕時就非常喜歡攝影的他,每遊山玩水出門一趟,都帶回許多精彩的照片。盛材原本從事LED應用產品生產,從電子廠廠長退休後,即專心拍鳥且不藏私,貼於臉書分享。他說:「拍鳥之樂,不是在健身或散步,而是找鳥、等鳥,一睹鳥兒風采。早期使用傳統Nikon F90X單眼相機,目前使用Canon SX60HS類單眼數位相機。」

鴛鴦─公鳥 圖/邱盛材
鴛鴦─公鳥 圖/邱盛材
爪哇禾雀 圖/邱盛材
爪哇禾雀 圖/邱盛材
五色鳥親鳥餵二寶(突變羽色)圖/邱盛材
五色鳥親鳥餵二寶(突變羽色)圖/邱盛材
八色鳥 圖/邱盛材
八色鳥 圖/邱盛材
雪花鳩 圖/邱盛材
雪花鳩 圖/邱盛材
橙頭地鶇 圖/邱盛材
橙頭地鶇 圖/邱盛材
戴勝 圖/邱盛材
戴勝 圖/邱盛材
長尾輝椋鳥 圖/邱盛材
長尾輝椋鳥 圖/邱盛材
彩鷸─公母鳥 圖/邱盛材
彩鷸─公母鳥 圖/邱盛材
攝影者邱盛材
攝影者邱盛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