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準公托政策瀕臨潰敗

25

行政院長賴清德七月底突然宣布、八月一日匆促上路的「準公共化托育政策」,從推行之前到將近滿月,引起地方政府的質疑和業者強力反彈,瀕臨潰敗的窘境。
「準公托政策」就是政府和符合資格的私立托兒、幼兒園業者合作,讓私幼業者變成公共托育的「加盟店」,政府補助提供近八萬名額給二到五歲幼兒就讀,一般家庭每月自付額僅四千五百元,幾乎和念公幼學費差不多。另一方面,補助家長每月六千元,前提是零至二歲幼兒須送托與政府簽約的準公共化保母或私托。
立意良善的政策,卻馬上引起業者強力反彈,幼教相關的三大協會自始即指出政府未與業者充分溝通即倉卒上路,並列舉七大謬誤,呼籲全面抵制,結果是推行不到一個月,占了國內幼兒園將近七成的四千二百八十二家私立幼兒園的兩個聯合總會宣布「全國私幼一致決定,不加入準公共化」,而且一狀告到公平交易委員會,檢舉政府想將全國私幼,收編為統一價格的準公共化幼兒園,影響公平競爭,創下民間業者指控政府聯合壟斷的首例。
私立業者的說法,政府是用不需土地、設備、稅金等成本的公立(非營利)幼兒園,當成準公共化的「收費與薪資」標準,私幼想要加入準公共化,即須同時降低收費、調高薪資,等於是保證虧損;而且對家長補助金額政府延後給付,園所必須準備龐大周轉金,或先向家長收取全額費用,年底再退還。難怪開辦至今,有些縣市準公共化幼兒園家數掛零,私立幼教才會一致決定不加入準公托。
各縣市和保母的簽約數字也偏低,目前全台約僅二成保母簽約加入準公共化,最低的高雄市僅百分之二,桃園市也只百分之六。台中、台北、台南三都也不高,分別為百分之十三、十六、二十;只有新北巿簽約人數達到一半。由於簽約率不高,台中市政府決定將簽約緩衝期延後至十二月底,比中央的緩衝期再寬限三個月。
保母們簽約的意願不高,是因為政府育兒津貼給對象是家長,卻由簽約的保母扛責任,被形容為「用家長綁架保母的合約」;「用錢威脅很惡劣」,不簽約家長領不到錢,讓家長怪保母;沒有保障保母提高薪水或三節獎金等條款等。也難怪,目前有四縣市保母團體串連,將於九月中集體請假,到所轄市府前「野餐」抗議,要求廢除準公共化或取消簽約政策,回歸舊有補助機制。
從民間業者的意見來看,顯然政府的政策設計違反了市場法則而出了問題。畢竟幼教不是義務教育,如果想要補貼幼兒的家長,就應直接給予一定金額的補助,由家長選擇自己認為合適的公私立業者即可,業者如果收費不合理,品質欠佳,就自然會被較優的同業取代,政府實無必要越俎代庖,以準公托之名,行管制民間業者之實,管制民間業者的收費或強制業者和政府簽約,不但無法提升幼教品質,也違反公平競爭。
其實各地方政府的幼教補助走在中央之前,中央的新補助標準,若低於地方既有的補助本就吸引不到地方選票,若太高則徒然損失中央政府經費。中央準公托政策設計錯誤,出發點充滿太多的政治考量,擺明就是為了年底的選舉,當作利多而倉卒推出,才會弄至如今進退兩難的局面,只能說是咎由自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