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 花間集句八條(4-4)

7

文/陳牧雨
七、唯愛寒花晚節香
台灣前輩書法家曹容先生,據說由於古人含有「容」詩句︰「莫嫌老圃秋容澹,唯愛寒花晚節香。」因此取字秋圃,號老嫌,齋號澹廬。其門生所舉辦的「澹蘆一門書法展」,在老先生一九九三年過世之後,仍然年年舉辦,為台灣目前重要的書法聯展之一。
證之此詩,其實出自宋代詩人韓琦的〈九日水閣〉一詩︰「池館隳摧古榭荒,此延嘉客會重陽。雖慚老圃秋容淡,且看黃花晚節香。酒味已醇新過熟,蟹螯先實不須霜。年來飲興衰難強,漫有高吟力尚狂。」曹容先生所引用詩句,雖與原詩有些出入,但於義無傷,寒花、黃花皆指菊花。
說到菊花,自是與陶淵明有極大關係。自從陶淵明的〈歸去來詞〉中提到︰「三徑就荒,松菊猶存」,以及其飲酒詩中所謂「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以來,菊花即成為歷代文人所喜愛與歌詠的對象。
如唐朝詩人元稹〈菊花〉詩︰「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以及明代沈周〈菊〉:「秋滿籬根始見花,卻從冷淡遇繁華。西風門徑含香在,除卻陶家到我家。」兩首詩皆提到陶家,這陶家當然是指有菊花知己之稱的陶淵明。
也由於陶淵明的關係,菊花成了隱逸的代表;而且,菊花以黃色為正色,因此菊花又被泛稱為「黃花」。
李清照〈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菊花開在秋天多霜的籬落之間,自是清瘦,所以易安居士(李清照)就拿來比瘦。
不過後來因為「瘦」、「壽」諧音,因此「瘦菊」變成了「壽菊」,加上秋季重陽節的推波助瀾,因此人們把菊花真的養胖了,成了富貴樣態,用以祝壽。
從此,我們就很少見到秋天開在籬笆角落,清清瘦瘦、楚楚可憐的菊花了。
八、暗香浮動月黃昏
此句出自宋代林逋的〈山園小梅.其一〉:「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共金尊。」雖然整首詩都沒出現「梅花」的字眼,但是從第一句,就明顯的可以看出詩人歌詠的對象,當然就是梅花。
宋代詩人林逋,字君復,隱居西湖孤山,隱居處遍植梅花,並養了許多仙鶴,一生未婚,自稱「以梅為妻,以鶴為子」,並做了許多歌詠梅花的詩篇。宋仁宗賜他諡號「和靖先生」,後世人認為他是梅花的知己。
宋代詩人王淇有詠〈梅〉絕句說︰「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只因誤識林和靖,惹得詩人說到今。」其實和靖之前,就已存在許多梅花詩,不過梅花因和靖的關係,引起了歷代詩人畫家的注目,卻也是個不爭的事實。所以,王淇的詩,雖說幫梅花抱不平,其實還是在突顯和靖與梅花的親密關係!
當然,不只詩人,歷代畫家也喜歡畫梅,梅幹的蒼勁橫斜,很適合畫家筆墨揮灑,因此歷代也出了許多畫梅名家。
比如,我們從《儒林外史》所熟悉的畫家王冕,就以畫梅著稱;雖然《儒林外史》說他畫荷,我們卻從未見其荷畫,反而王冕傳世名作就是梅花。我們台北故宮博物院也藏有多幅王冕創作的梅花圖,其中包括〈南枝春早圖〉的代表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