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桃花源】城市裡的一畝良田

6

文/遊俠
在記憶的長河中,老媽因著時間的失序而錯置今昔,於是,她的日常生活寶藏,也令人目不暇給。
有時是一個魔術方塊,她拿在手上不時把玩,甚至出門也暗自揣在口袋裡;有時拿把小剪刀,仔細剪貼我為她挑選的可愛圖片……然而不管什麼玩具,總是沒多久便被棄置一旁。我們是一對角色互換的母女,我必須絞盡腦汁,努力尋找能引發老媽興趣的新奇「玩具」。
終於,我發現了一塊福地,那是一畝自幼深植於老媽腦海的稻田。
住家附近有一條圳溝,分別通往運動場及馬路,其間有一片水田。每次陪同老媽散步行經該處,依四季更迭呈現不同景象的莊稼,總令她眼睛為之一亮,嘴角上揚,接著,便喃喃述說起她與外公務農的童年時光,臉上洋溢著興奮又滿足的神情。懷舊的療癒效果,讓她的心有了片刻的祥和。
竹筍是老媽特別鍾愛的美食,水田旁不但有一片竹林,還有各種果樹,碩大渾圓的柚子、小個頭的番石榴、成串的木瓜,那些蔬果,總能輕易召喚她美好的童年回憶。此時,若遇上認識的鄰居,她的情緒特別安穩,也能適時恢復原有的社交能力,簡單地與人親切寒暄。
至於身處都市叢林的我,上班、照護兩頭燒,這畝良田,也成了我的桃花源。
春耕時,整齊有序的嫩綠幼苗,既賞心悅目又令人充滿希望;夏秋時分,翠綠的稻葉及金黃飽滿的稻穗,讓無暇走向大自然的我,也能一窺大地的美麗色彩。四季不同的風情,皆能安撫我煩亂的思緒,是我那段時日的最佳避風港。
歲月最終帶走失智的老媽,但那片稻田,並未隨之化為滄海桑田。走筆至此,心底深處突然響起潘越雲與齊豫合唱的那首〈夢田〉:「每個人心裡一畝一畝田,每個人心裡一個一個夢……用它來種什麼,桃種李種春風……那是我心裡一畝一畝田,那是我心裡一個不醒的夢。」
我將那幅良田景象,移植到我的心田,用它來種植我與老媽共處的美好回憶,用它來陪伴自己的初老歲月。日子,似乎也跟著變得恬逸靜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