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67

39

文/星雲大師
訪全日本佛教總會(1)
日本的佛寺,具有規模的聽說都在京都,我們明天的早車就要去京都,全日本佛教會的國際部長柳了堅陪我們到各地參觀,所以我們在禮貌上今天應先前來拜訪一下。
當我們到達時,他們正為支援越南佛教徒開著會議,一聽我們前來訪問,他們就暫時休會招待我們。計有國際局長石川存靜、國際部長柳了堅、事務總長白山亮一、組織部長岩本昭典等都一一和我們寒暄,說了不少客氣話,然後領我們到大殿上拜佛,並去一座靈塔前誦經。
這座圓形的塔墓,建在西本願寺的左角上,樣式很新穎,裡面所藏的骨灰,都是由台灣運回去的日人靈骨,我們在塔前誦了一卷《心經》,為這些異國亡魂,表達我們佛教徒平等慈悲,祝其冥福。
拜訪過全日本佛教會後,大家回「丸の內」用過晚餐,朱居士到鎌倉去看朋友,賢頓、淨心二法師到銀座玩,白聖法師要會客,我則關起門來看書。出國訪問以來,一直沒有時間看書,一個人靜靜的把施約翰在菲律賓時送我的一本他和糜文開等所合譯《鬥雞的故事》,在數小時內看完,真是最大的樂事。
1963/8/27
從東京到京都
早上起來,大家也沒有吃早飯,就匆匆忙忙的趕去火車站,因為八時的特快車,我們要上京都去。
京都,這是日本的故都,也是日本佛教的中心。從東京到京都,所費時間,特快車也要五個多小時。
美觀舒適的日本特快車,和台灣的觀光號快車差不多,車上有冷氣設備,有冷熱水,每個座位上有收音機耳機。但不像台灣觀光號的地方,是車上不供應茶水和書報雜誌,吃一杯咖啡要70圓,沒有茶杯大的小茶壺,一壺要15日圓。清度法師為我們預備的麵包,拿出來放在座位前的插板上,好像在禪堂裡吃放參一樣,我們邊吃邊看窗外的日本風光。
日本的鄉村郊外,和美麗的台灣一樣,到處可見到青色的山峰,碧綠的原野。不少的工廠的煙囪冒著徐徐上升的白煙,一條離地丈餘的空中公路,正在沿鐵路施工。農村的房屋建得很講究,雖然矮小,但都藏在綠蔭叢中。比起亞洲其他國家,日本和台灣一樣,顯然要富裕得多,在我的感覺裡,在亞洲,能和日本人一爭長短的唯有我們中國人。
訪問東本願寺
車於下午一時多,到達京都,不少的日僧前來歡迎。我們佛教留學生青松和葉陶天等也都趕來忙著接待。旅居大阪的華僑商會會長忙遞名片,表示歡迎大家到大阪去。
我們乘了日僧的汽車,先去東本願寺訪問。
東本願寺的管長大谷光暢,所娶的太太聽說是當今日本皇后的妹妹。平常他大都住在公館裡,很少到寺裡來上班。我們到達時,由代理管長清谷得龍和總務局長玉辻實誠接待,先帶我們到佛殿上禮佛,再到祖師堂禮祖,接著就為我們開歡迎會。
歡迎會中,彼此寒暄以後,清谷得龍就很關心的問道:「請問貴團,知道我們在台北西寧南路建的東本願寺分院,現在是哪位住持?有作什麼弘化事業嗎?」
這意外的一問,給我們難以回答。把佛寺占作營房,我們能向人家說出這樣的話嗎?
最後,我們只得說:「我們的政府認為在台的本願寺分院是日產,至今尚未發還給佛教。」
關於西寧南路的東本願寺,記得幾年前中東幾個小國家元首要到台灣來訪問,為了迎合信奉回教元首的歡心,擬議要把東本願寺改作回教寺,結果不少立法委員質以張家祠堂怎麼可以改作李家祠堂為理由而作罷。後來又聽說要以三千萬元賣給商人改建戲院,又遭立委反對而作罷。我們對占住佛寺是最感痛心的!
記者招待會
歡迎會後,接著就是對京都各大報的記者招待會,記者最關心的就是我們台灣有沒有信教自由?佛教受不受政府的重視?政府每年補助宣揚佛教的經費是多少?當然我們告訴他們在台灣有絕對的信仰自由,政府對一切宗教都平等待遇,各宗教宣揚教義的經費各自負擔,但必要時可向政府申請補助。
其實,道教的張天師每月都有政府五千元的月俸,天主教的于斌樞機主教可領政府的津貼去周遊列國,回教每年可拿政府幾十萬元去麥加朝聖,唯有我們可憐的佛教,不但沒有向政府申請補助,每年勞軍、冬賑、救災等,寺院和信徒,自發自動的不知道要奉獻多少!
記者們又問到越南問題,越南的佛教是由中國傳去的,現在越南佛教徒正在遭受政府迫害,中國佛教會對越南佛教徒是如何支援的?
一路上不少人問到這個問題,真慚愧!我們除了支唔以外,沒有適當的理由可資回答。越南佛教徒請求中國佛教會支援的英文函件,我請劉建仁居士翻譯中文,交給中國佛教會後,對那些在用手榴彈和機關槍鎮壓下的佛教徒,中國佛教會雖也想向吳廷琰抗議,但不知為什麼,我們始終沒有片語隻字去慰問。我所主辦的《覺世旬刊》刊布不少越南佛教被迫害的消息,越南政府把我們寄去越南讀者的數十份《覺世》,每期都沒收了,但在海外留學的越南比丘,如在日本東洋大學的釋滿覺,就曾致函代表全越佛教信徒向我們感謝。
不過,站在一個中國出家人的立場的我,除了運用輿論以外,對吳廷琰政府未能正式去函抗議,我始終覺得是愧對良心的!
東本願寺的事業(1)
記者招待會後,我們就參觀東本願寺的殿堂,及他們所辦的事業和對信徒施教的情形。
東本願寺有五百多萬信徒,其中男女青年有一百五十萬,各地分院有六千多,辦有大谷大學、同朋大學,各有好幾千的學生。大谷大學的圖書館很有名,聞說有五十萬藏書,教育長竹田淳照,邀請我們明天去參觀。
大谷光暢管長的兒子,和清谷得龍親自用兩輛冷氣汽車,把我們領到他們教化信徒的地方參觀。
那是三層樓的建築物,上中下分了好多間的小講堂,每間可容納七、八十人。清谷得龍告訴我們說:這些小講堂都是為了全日本各地東本願寺的信徒,集體到本山來禮祖時向他們施教用的。我們參觀時,也見到有幾間小講堂中,各有數十人,跪坐在榻榻米上,聆聽佈教師的說法。
除了這些小講堂外,還有寬大的餐廳,數十人可共浴的浴室。門口有流通處,專賣東本願寺的圖片及紀念物。聽說他們各宗派都有佛具店開設在東本願寺對門的大路邊,供給各派信徒來購買。(待續)
《海天遊踪》讀後回響
歡迎各界心得回響,字數300-500字,請寄22161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1段369號2樓2B人間福報.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或電子信箱master9@merit-times.com.tw
請附姓名、身分證字號、電話、聯絡地址、銀行或郵局帳號。本報對來稿有刪修權,文章一經採用,將同時刊登於《人間福報》電子報。

東本願寺寺院群。圖/資料照片
東本願寺寺院群。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