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拆除自我保護的高牆

81

文/吳娟瑜
「她」和「他」,是愛情故事裡的男女主角。他欣賞她的聰明、有趣和可愛,她喜歡他的上進、知識淵博、力爭上游。
然而,他們的關係顯然觸礁了。每回約會時,他稍作讓步,要她決定看哪一場電影、吃哪一家餐廳,她常悖然大怒,怪罪他為什麼不做決定?
有一回,他們到書店看書,他把手中的名著挪到她眼前,她卻用力推開,並且說:「不要吵我。」不單如此,他對她愈好,她對他愈兇,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自我保護的障眼法
「不要對我這麼好!」吵架時,她的口中經常冒出這句話。他愣住了,愛她就是對她好,不是嗎?
他體諒她從小失去爸爸的苦楚,當年六歲的小女孩,一滴淚水都不流。他仍記得她述說這段往事時倔強的表情,咬著下唇,滿臉不在乎。
「如果你避免投入有愛的感情關係,你是想確保自己不會遭受巨大的失去。」丹麥心理諮商專家伊麗絲.桑德,在《我只是假裝不在乎》一書中,一語道破「她」和「他」的問題癥結所在。
原來,她抗拒著他,是因為懼怕失去所愛的人。童年毫無能力處理的喪親之痛,讓她採取「自我保護」的策略,不讓重要的人靠近。
選擇自我保護的人擅用障眼法,例如大發雷霆或搞失蹤,讓對方知難而退,其實內心深處是有著極深的恐懼,擔心自己受不了「失去」的打擊。
重新想起愛的美好
桑德建議:「未處理的傷痛,經常會在心理治療過程中浮現,如果能重新想起我們曾經摯愛的人,將可帶來很大的解脫。」
原來,「重新想起」才是好的解決方案,而不是一般認定的:不要想它,不要勾起新愁舊恨。
多數人在痛苦的情緒中,往往會聽從親朋好友的建議:「轉移注意力,不要想它。」或者是,「安排個遠方的旅行,好好地玩,徹底忘掉這個人。」這些說法不是絕對錯誤,但是以迴避的消極方式來處理,往往導致夜深人靜、記憶浮現時,一陣悲傷又來侵擾。
桑德所謂的「重新想起」,是要鼓勵曾有過傷痛的人,將曾經愛與被愛的美好感受導入自己的性格中,往後才不會發展出不當的自我保護,抗拒對我們好的人,拒絕相信自己值得擁有幸福。
走出恐懼的循環
選擇自我保護的人,通常防衛心很重,常建立起穿不透的銅牆鐵壁,造成人際與情感關係上許多的誤會。
若要袪除自我保護的盔甲,迎回幸福、自在的人生,可以嘗試桑德所說的「重新想起」。例如,前述愛情故事中的她,拿起家庭相簿,請媽媽說說童年趣事,聽家族長輩談談爸爸年輕時的志趣,或是請教爸爸的好友,聊聊他的人生際遇等等。
聽著這些陳年軼事,了解爸爸的人生觀、價值觀後,她將學會理解人生的無常,珍惜爸爸當年的疼愛,不再停留在驟失至親的傷痛裡,同時學著對旁人敞開心胸。
這就是她和他的愛情故事。當他理解到「不要對我這麼好!」的真正原因,他也樂意給予她一點時間和空間,讓她逐步解除自我保護的高牆。
環視周遭,是否有人正採取自我保護的策略來對待你?他們批評你,和你爭吵,或是轉身離去。然而這時成長中的你,早已看出端倪,原來,他們是背負著恐懼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