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小天地】宋祁〈玉樓春〉

2

文/惠馨 圖/River
萬物逢春而發,似乎尋常百態。偏偏四季之中,春季蓬勃最是細膩,往往能觸動詞人的心弦,引發一陣「春愁」。乍暖還寒的料峭,令詞人難耐乍喜還憂的愁緒,因此興發朦朧的落寞情緒。仔細推究,愁思因而有異:觸景思情、漂泊落魄、閨中思婦、今非昔是、虛度繁華、懷才不遇……等,離愁、情愁、鄉愁、旅愁、閒愁皆有之。本闕詞正屬於閒愁一類,透過春景之美,寄託把握春光的迫切感。最末更提煉感悟:人生最可珍惜者並非錢財,而是那些吉光片羽的快樂與美景,唯有珍惜當下,才能不枉花開時節的繽紛。作者宋祁作品多寫優游閒適生活,此闕為其代表作品。全詞歌詠春景,強調青春須惜時,以及熱愛生活的心境。
上闕四句以遊湖入手,初春美景以敘事手法緩緩道出。首句「東城漸覺風光好」春光明媚的好時節,詞人不經意的遊賞,抑制不住的「好」,於春天的落英中逐漸朗現。究竟如何「好」?詞人以「縠皺波紋迎客棹。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三句說明。眼光所及先是「盈盈春水」,輕風皺起的水波如薄紗,彷彿向人招搖回首般,擬人手法呈現熱鬧的動態。再者寫「綠楊」,楊柳如煙,嫩綠抽芽,雖清晨帶著些許寒氣,闕更增添山澗中的迷離。上闕的重點於此時被帶出「紅杏枝頭春意鬧」,此句為春意的點睛之筆,以「紅杏」襯托春意濃厚,「鬧」字不僅點明紅杏的之多,甚至將動態爭春之貌暈染開。有色、有聲的畫面,令宋祁得到「紅杏尚書」的稱號。
下闕以詞人主觀感受進行對春光的延伸。「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強調人生苦長,往往終生只為追求功名利祿,忽略了快樂與春光的乍現與乍失。若因吝惜錢財而遺失了人生的可愛與可趣,縱然有萬貫家財也不足以長久。此處詞人以「千金一笑」的典故,書寫遊春的美好。接著以「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強化為了春遊能夠盡興,把酒言歡,因而期待與同遊的朋友一同舉杯挽留夕陽,晚霞美則美矣,卻近黃昏。因此,唯有把握,才是值得眷戀的行為。以寧以千金換一笑,強留晚霞而狂歡的瘋狂,強調熱愛生命,不可為了名利忘了生命可貴可愛的主張,成為本闕詞的主旨。
珍視光陰,惜時嘆春,是文人多有的感受。本闕詞所提出的觀點並非獨特,但卻以「纏綿而不輕薄,華美而不浮豔」的方式進行詮釋,強化了詞人的惜時自貴之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