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我望己】我是佛

63

文/田運良
我是佛?
撫著良心低首審視、默然自忖:心靈一貧如洗,乃至混沌茫然、貧瘠虛空的自己,真的是所謂的佛?
父親離世後,家裡設上神龕供著觀世音菩薩、福德正神和田氏歷代祖先牌位,晨昏點燭上香合十膜拜;清明時節與先祖忌日,定時登上八里墓園與南港忠靈塔,鮮花素果燒金燃紙致敬祭拜;大甲鎮瀾宮媽祖出巡遶境,每年必定追行跟走進香,跪著合十鑽轎祈福求佑……,我總以為如此虔誠以對、恭謹以敬,這就是善結了佛心、信仰了佛教、追隨了佛陀、牽繫了佛緣……
其實確確不然,這還遠遠不夠不只不足,甚至膚淺表面得很的呀。我真不是佛。

夏日暑期,隨人文學院蕭麗華院長所率團的師生一行,出訪馬來西亞與新加坡,受邀出席觀禮拉曼大學畢業典禮,並參與和拉曼大學合辦的「中華文化、文學與海外華人社會」國際學術交流研討會,三天緊湊議程結束後,轉赴吉隆坡、仁嘉隆、新山一帶,一連參訪了馬來西亞佛光文教中心、東禪寺、新馬寺、新加坡佛光等道場,也掛單於此過夜,深浸福慧法喜,自始才初初開啟晉佛之途旅。
從西馬中部一路兼程南下,抵達馬來西亞佛光文教中心已近昏暮,新馬泰印總住持覺誠法師早已相候,備上清茶糕點慰勉舟車勞頓,還特別贈授《如來之子》,且親簽題上「教育乃救國之本」箴言以共勵。我雙手恭謹接過大書,彷似承繼法師派駐巴西十五年開疆闢土墾拓、佛心翻轉改變二十一公里(貧民窟)的佛行長征,就追隨在書頁扉冊間篳路藍縷的僧踪萬里……
在東禪寺一早晨起,用完早膳,隨有航法師的引領,穿梭巡覽寺裡翠綠油棕園、豔彩蘭菊圃間,若有置身世外桃源之淨土幽境,幢幢建築古樸雅典間,座落著佛光緣美術館,這裡剛開幕了三○年代以「牛鼻子」在漫畫界闖出名號、享負盛名,而且將書畫藝術在南洋傳播的漫畫大師黃堯之「行雲流水」珍藏藝術展。
再上路,往更南方的新山前進。
也是餘暉將盡之時抵達新馬寺,迫不急待登臨大雄寶殿禮佛。哇,如此寬敞壯觀真是太震撼了,長三六.三公尺、高九.八公尺偌大的正面牆上,殊勝莊嚴的佛像玉雕壁畫,如實記錄下星雲大師「人間佛教」弘法行化的點點滴滴,每個立體圖像皆由玉石鑲嵌而成,包括五尊古佛、菩薩、佛陀十大弟子、逾二百位古今對慈善及文化教育有貢獻的人物,佛教殿堂如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台灣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藏經樓,還有各種動物和花草,寓意著眾生平等,座座精雕細琢、尊尊栩栩如生,堪屬東南亞最巨偉的玉雕作品,更是象徵佛海廣傳的無遠弗屆。
於此,彷若佛正舉燭引路,等在暗夜遲至的陌生出口送上溫暖與光,照亮懺心普度道路。在光裡,我沒有言語說話,不敢直面智者來人,我還不夠堅強、我還不是佛。
隔日醒來,晨曦耀照,在如彬法師的帶領導覽,來到「一筆字館」,首先映入眼前的是大師墨寶「禪是一朵花」,「禪是一輪月」,「禪是一生情」,「禪是一顆心」四幅卷軸,前方檀桌上立著大師邁步壯行的銅像,氣勢非凡,旁邊側疊著大開本的典籍,首頁翻開正顯著「了然於心」……這一刻千斤萬擔的人文衝撞,我忽焉全然釋然,了然於心就如寒冰灌頂淋身而頓醒呀。對映著轉身所見的另一橫幅「請不要看我的字請看我的『心』」,每一揮墨彷似大師正諄諄提點著:一筆字、一世心,一筆寫盡、一世無極。
探訪「宗史館」,甫入門我便在整面落地大螢幕前呆立而讚嘆:近千人的即時身影密密麻麻、爭先恐後地向我奔湧而來,幾要淹沒我的全頻視野。他們都是先行的修行者,立足心靈內與肉體外的邊隙位置,聯絡明與暗,與我在新馬寺美術館入口一同撞見「我是佛」(右上圖)。
豎在這面大螢幕旁的 「我是佛」字帖,才真真確確敲破了我的黓黯、擊碎了我的蠻荒,賜給了我萬丈光芒……此間,人面影像仍不斷變換更易,再再闖進眼裡的每一位佛,是否都曾仔仔細細、深深刻刻地觀我望己?是否如彌陀般地都悲喜著眾生,贏我不喜、輸己無悲?
臨別新馬寺,在寺前廣場留影,抬頭左右一望,左牆面上巨幅的是星雲大師弘法像,遠望蒼遙、揮指八垓;右牆面上滿滿是大師金言雋語的墨寶石刻,「佛教靠我」、「不忘初心」、「我在眾中」、「法水流心」等十餘帖大大小小參差羅列,我定睛凝視於「放下」兩字而驀然深覺汗顏,顫動久久不已。我放下了嗎?全都無怨無悔地放下了嗎?
我如是在內心問佛,佛憐愛地回我:人生在世就是一種修煉,只有看破紅塵,才能大徹大悟。我還是不明白,佛說我不需要明白。歷過生死最艱難的關頭,放下、就是放下、就此放下,就能靜靜聽風、看雨、醉月、迷星,望遍福田。
而心靈裡還有好多瓶中信,等待漂向遠方的邂逅交會,然左右影響生命的流速的,還有淤積的情緒頑垢和糾結的執念塵沙,那就重返禪修的信仰原點,觀想緣念存在……
跨過國境,新加坡佛光山已不遠。
座落電車道旁的榜鵝新道場籌建歷萬千轉折而落成,今已屆十年,想必從無到有、從荒蕪到雄偉、從一僧到眾徒的歷程勢然備極艱辛。拾級登上道場,妙穆、妙裕、妙覺法師紛紛迎迓並相陪熱情接待導覽,站上頂樓最高點、佇足露台,左有靈骨塔之生命歸處的靜謐寧遠,右是星洲島之市景崢嶸的喧鬧繁華,兩相交錯交融而兩界共修共度,迴身不意偶遇轉角處小沙彌石雕旁的刻字「歡喜自在」,是的,就是要歡喜自在,始能看破生死、望穿塵俗、觀透世間呀。
想見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蓮,沐浴著清幽梵唱,靜靜微綻在忘憂河上。佛說,忘憂河映射出的,便是人世間的喜怒哀樂悲喜。我總期望能生養著這份善根慧念,就點亮心燈,多一分證悟,則減一分無明;增一分禪悅法喜,則除一分貪瞋煩痴。隨佛入生出世。
返台前最後一刻,妙穆法師親臨送別,還特別致上師姑手作的戚風蛋糕,佛光人當是相親相惜相愛相敬,提著伴手厚禮,濃郁香味更添歸程上的幾許離愁……

遊畢行止,總有著萬千棖觸不吐不快、不說不釋,然此拙文開筆之初,腦海確真是蕪野荒漠一片,雖有滿滿感想,始終忐忑糾結於無法暢言盡書此深切體悟,寫了又刪、刪了再改,潦草字跡顯於砰動翻攪的旅次倥傯,當也藏著稚嫩誤錯的青澀,寫完了,也不知是否寫好、寫對了沒,唯我誠心培福結緣修慧,迷時師度善導、清時自悟懺心,祈求作好我佛。
法海悠遊、智慧如洋,跟上了這條佛心佛緣之禪路,不僅是走入走進而已,更該要走遠走深呀。
我願我是佛,我要我是佛。我是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