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健忘的國家 靠警心

32

文/葉毓蘭(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再過幾天,薛貞國為台北市治安捐軀就屆滿四年了,但是薛貞國在警政署官方的因公傷亡統計中,並沒有列入計算,因為薛貞國的撫卹案,在銓敘部一躺躺了快四年,還沒有審定。
二○一四年九月,台北市松壽路一家夜店發生客人與安管人員發生衝突,事後又糾眾前往尋釁鬥毆;這家夜店是薛貞國的刑責區,雖然他休假中,仍獲得通知到場處理,不料卻遭約六十名黑道分子持棍棒及刀械圍毆約三分鐘致死,傷勢多集中在頭部和腹部。
薛貞國的撫卹案遭到擱置,並非個案,對於警察的因公殉職或因公死亡,銓敘部總是想方設法,以各種理由阻撓,主要是因公死亡或殉職的撫卹金額相差很大,所以主管機關審查時會嚴格把關,但是像薛貞國這樣一拖四年的撫卹案,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薛貞國的撫卹案之所以一波多折,在於發生地點是具有爭議的夜店、時間又是在薛休假時,所以糾結在能否符合因「公」,這是完全不了解警察的工作性質特殊,在績效與責任制度的設計之下,警察幾乎是全年無休得負起治安全責。
以夜店殺警案為例,即使滋擾案發生在薛員休假時,後續的追查偵破也會落在他身上,因此在聞訊後立刻前往處理,當然是因公,怎麼會如此百般刁難延宕?
日前,台南市刑大偵六隊偵查佐陳弘源罹患鼻咽癌病逝,他從發現罹癌到病逝不過一個月,身後留下兩名就讀國小的年幼子女。台南市警察局黃宗仁局長在臉書上分享探病的影片,表示陳弘源在癌末彌留時,仍心繫手中未偵辦完的案件,多次打電話給同仁交接研究,如此認真負責卻不敵死神召喚,讓局長感嘆「這樣的部屬……真捨不得。」
為了幫助陳家人度過難關,台南市啟動「警心專案」向民防義警、同事募款。但是,最近因為員警猝逝人數的增加,募款頻繁,已經出現雜音。「警心計畫」的互助,不也凸顯現行制度上的黑洞:國家無法真正照顧警察,無法讓為治安衝先鋒的員警無後顧之憂。政府遺忘的,豈只有為台灣安全捐軀的警消?
今年的八二三砲戰六十周年,蔡英文總統選擇留在總統府接見美國在台協會新到任的處長酈英傑,不願意去金門,甚至還由執政黨副祕書長徐佳青公開講出:「八二三是共產黨在跟國民黨打仗,不是跟民進黨打仗」,「這值得紀念嗎」;今年的九三軍人節,政府又以中南部水患「苦民所苦」為由,取消大部分的慶祝活動。
這次蔡政府刻意漠視八二三砲戰對台海安全的貢獻,刻意把「國」軍打為「黨」軍,但是在隨即的南部水患後,派出國軍協助清運大量死亡禽畜,使災區免於爆發疫情。本來可以藉由一年一度的軍人節慶祝活動,公開表揚、鼓舞士氣,但是他們卻選擇遺忘,實在大不智!
一個偉大的國家,不會忘記為國家犧牲奉獻的軍警消,因為他們知道,尊敬逝去的英雄,才可能有前仆後繼的接棒者。一個健忘的政府,在濫用警消之後,只能靠著類似「警心計畫」的募款,才能照顧遺眷,能不汗顏,又如何惕勵來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