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維光從小不能走、只會爬 觀察小動物當樂趣 地上昆蟲 成創作泉源

70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台中報導】「我只是不方便,但別人可以,我也一定可以。」罹患小兒麻痺症的康維光,是台灣玻璃館的駐館工藝師,他戴著墨鏡,眉頭微皺,兩手持不同顏色玻璃棒,在直立式燃燒近千度的噴火器前,專注示範「熱塑玻璃」技法。
火光中,加熱後呈現半液體狀的玻璃棒,在康維光手中不時轉動而逐漸塑型,他用器具點一下、翻面刷一下,不到十分鐘,一隻栩栩如生的小雞現形,在光下閃耀著藍、黃色光輝,璀璨迷人,讓觀眾嘖嘖稱奇。
「我十個月大發高燒得到小兒麻痺症,那時開始到十七歲都在地上爬。」康維光今年五十六歲,出身自嘉義縣義竹鄉務農家庭,是四個孩子中的老二。他說,從小無論冬夏只穿短褲,靠手肘在地上爬,手腳破皮、長繭是常態,被人戲稱「跛腳大仙」,說不自卑是騙人的。
19歲才踏出第一步
國小時,若家人無法接他放學,他就得爬行回家;雖喜歡讀書,但國中路途遙遠,上學困難,就輟學在家幫忙養雞、餵鴨。他笑說,只要父母叫他拔草,他就很高興,覺得可以分擔事情,而且每次拔草都「第一名」,因為是趴在地上拔,他拔得快又多。
康維光十八歲動手術,前後在腳、半身和脊椎動了六刀;十九歲穿著鐵製矯正鞋、雙手拄枴杖,終於站著學走路,踏出人生第一步。
為了不成為家人負擔,他到新竹外銷玻璃工廠學燒製玻璃,高熱環境讓他極不適應,但「別人可以,我也一定可以」的信念,讓他努力工作、結婚養家。
他說,有次熱熔的玻璃碎屑掉進鐵鞋,因無法馬上脫鞋,就忍耐十五分鐘冷卻再處理,霎時聞到「烤肉」味道,傷口因走路反覆摩擦,三個月才復元。
玻璃藝術變幻迷人
康維光的玻璃作品中,很多是可放在手中把玩的小動物;從小在地上爬,他對昆蟲、小動物觀察入微,成了創作來源。他學歷不高,但從不看輕自己,師法玻璃雕塑大師許金烺,提升技術。對玻璃藝術如數家珍,他說:「玻璃價格不貴、可塑性高,能保存長久;它沒有模具,形體在腦中具象,從無到有都在空中創作。」
二○○○年代產業外移、訂單縮減,康維光面臨失業,轉征計程車業,因服務好、開車穩,很多客人指定坐他的車,讓他了解到,不論環境多艱困,把事情做好,就能做出成就。
開計程車的數年間,康維光仍難忘情玻璃工藝,便利用閒暇製作小動物作品,到新竹內灣觀光區寄售,大獲好評;二○○七年他受現任台灣玻璃館總經理林肇騫賞識,獲邀擔任駐館藝工師,目前假日駐館表演,其餘時間在家從事客製化產品。
「我已經做阿公了。」康維光開心說,一生最自豪的事,就是娶到妻子鈺娟。他說:「鈺娟是我好友的妹妹;當好友是一回事,但讓妹妹嫁給小兒麻痺的人,又是另一回事。岳家都不贊同,但妻子不嫌棄我,喜歡我開朗的個性、不自卑怨嘆。」夫妻育有二子一女,一路走來互相扶持。
「要在他身上找到缺點……,唉!真的只有腳。」康維光經過多年努力,讓岳母為他下了最好註腳。有人稱讚妻子「慧眼識英雄」,他笑聲朗朗,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他以個人經驗,勉勵處在困境的朋友,接受現狀、抱定希望與決心,願意做給大家看,老天一定不會絕人之路。

康維光剛製作出爐的藝品〈張著翅膀的小雞〉。圖/人間社記者趙志霞
康維光剛製作出爐的藝品〈張著翅膀的小雞〉。圖/人間社記者趙志霞
康維光現場表演「熱塑玻璃」,火光中,加熱後呈現半液體狀的玻璃棒,在他手中不時轉動而塑型。圖/人間社記者趙志霞
康維光現場表演「熱塑玻璃」,火光中,加熱後呈現半液體狀的玻璃棒,在他手中不時轉動而塑型。圖/人間社記者趙志霞
康維光的藝品〈螳螂〉。圖/人間社記者趙志霞
康維光的藝品〈螳螂〉。圖/人間社記者趙志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