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盛夏的海浪

10

文/易品沁
再次來到盛夏時節。我久來的痼疾也隨著季節的節奏,伺機傾巢而出。時而輕緩、時而剛勁的疼,猶如悠揚樂聲中突地奏起一記拔尖的高音。高音之後,緊接著是針扎般的刺痛,像榕樹反客為主強悍地扎了根,發散至左右兩邊,再徹透骨髓肌理。甩也甩不去的疼痛也似我肉身,綿延成陣陣大小不一的海浪。
在痛感如此尖銳的時刻,感受自我的思緒,也同時加倍於平日的活躍。總無法沉浸於一種情態許久,盡許玩它個幾回!心無旁鶩地專注那疼,疼痛彷彿會奇蹟式的交融抵毀。原來,周而復始的海浪是真正接受後的隨即放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