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老好命

22

文/黃金華
大姐已九十高齡,耳聰目明、頭腦清晰。七十歲後開始上小學,由林口麗園國小再到林口國中,接著又就讀松年大學和社區大學,不停地學習,也交到許多好朋友,是一位活躍又快樂的老人。但自從摔斷了髖骨,手術住院一個月後,雖然復健良好,但現在走路還必須依靠四腳助行器。
以前兒女或朋友要找大姐,必須先跟她約好,否則白天是看不到人的。現在由於走路不方便,在家時間多了,大姐的女兒想起小時候媽媽曾為她們勾背心,心生一計,跟她撒嬌說:「冬天時,我會需要一頂毛帽,我們一起去買毛線,您幫我勾一頂好不好?」大姐聽說有事做,高興得不得了。毛線和勾針才剛買回來,立刻坐下來,憑著記憶開始勾了起來。
這一勾,一發不可收拾,除了八個子女,連女婿、媳婦都給勾了一頂,認真得像在趕工似的,還要三催四請地拜託她吃飯,才肯稍微停歇。看大姐興致那麼高,我也想來湊個熱鬧,買回淺紫色毛線,立即打電話給大姐:「麻煩妳幫忙勾一件蓋肚子的毛毯!長一百公分、寬四十五公分……」
大姐對弟弟、妹妹一向很照顧。還記得我進小學的第一天,是大姐牽著我的小手報到,沿路告訴我,要靠右邊走、到十字路口要先看兩邊沒來車才可以過。大姐的溫馨叮嚀,消減了我對陌生環境的恐懼。
大姐受了六年的日本教育,日文講得很好。因為家貧,身為長女的她,國小畢業隔天就到日本人家裡幫傭,煮飯、帶小孩、打掃等,樣樣都得做。由於大姐漂亮又能幹,二十歲時被當地混出一點名號的「老大」盯上,三番兩次派他的結拜兄弟到家裡說媒,老實的父母怕惹事,不得不答應這門婚事。
大姐夫做水果批發,人脈好,生意還不錯,但就是愛賭博。剛開始,他白天做生意,晚上出去賭,贏了錢會順路帶點心回來,或是帶孩子去買新衣;但輸了就亂發脾氣,對大姐怒目橫眉,小孩被嚇得躲到鄰居家去。
後來大姐夫變本加厲,以賭博為業,賭到沒錢買米,大姐只好去幫人家洗衣服、打零工,維持生計。甚至她生第四胎時,助產士前腳才剛走,大姐就撐著下床去洗衣,完成當天的工作。幸好,她的幾個孩子都很上進,半工半讀完成學業,擁有不錯的工作。
即使大姐夫年輕時對家庭不負責,晚年罹患重病拖了六年,大姐依然不離不棄、任勞任怨地照顧,她說:「上輩子欠他的,希望這輩子都還清。」姐夫往生那年,大姐七十歲,開始了她的「第二春」——重返校園,完成求學夢。
大姐上課非常認真,從不缺席,每學期都拿全勤獎,寫國字一筆一畫慢慢「刻」,端端正正,大家都誇她的字看起來很舒服。到了寒、暑假,女兒帶她國內外到處旅遊,或是跟老朋友聚餐聊天,日子過得很愜意。
大姐能有孝順子女陪伴,認識的人都說她「老好命」,我想,這是老天爺對善良者的眷顧吧!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odywang1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