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翡冷翠

14

一大早,就見到房東羅蘭多(Rolando)已經準備好簡單的早餐,義大利式的小包裝蛋糕和圓型的米餅,廚房爐子上的火悠悠的滾燒著咖啡。老家住在西西里島的羅蘭多十分熱情且愛跳舞,從家族旅館獨立出來,自己經營這間家庭公寓式的小旅館已經五年了,大概是很享受這樣的生活與經營方式,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踏進博館般的名城
吃完早餐後,開始探訪傳說中的翡冷翠(也譯成「佛羅倫斯」)。翡冷翠是一個藝術城市,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擁有建築、繪畫、雕塑、歷史與科學等寶貴遺產,使得整座城市像一座大型的博物館。踏上這些總在電視媒體、報章雜誌書籍中看到的城鎮,能得以身歷其境,有種進入傳說的震撼感。
走進人聲鼎沸的中央市場,攤架上的商品琳瑯滿目,小販忙進忙出。廣大的中央市場始終熱鬧滾滾,走出中央市場,外頭被接連的熱鬧市集圍繞,許多紀念商品擺滿小攤桌,棚架上也垂掛著待售的商品。
信筆寫生廣獲好評
小販順手遞我一彩色線圈,邊說是免費的,邊為我綁在手上,笑嘻嘻的招呼來往的客人。像是幸運線似的將義大利的熱情結在我手上,我戴著意外的禮物,驚喜的隱入人群。走到聖羅倫佐教堂旁的拱柱迴廊畫圖,迴廊裡頂住了炙熱的豔陽,我在陰涼中描摹古老的線條。一群來自西班牙的觀光客們,湊到我的身邊看著我畫的圖,熱情的跟我閒聊,給與我鼓勵和讚賞。
離開教堂,勉強在聖母百花教堂對街轉角找到一個小角落,看著川流不息的遊人從四面八方不斷地湧進教堂。各種膚色臉孔交雜的語言,漂浮在炙熱的空氣中。成群的遊客從身旁走過,從各種角度觀看華麗紋飾的百花教堂,擺出各種有趣的姿勢。
各國遊客慕名而來
嬉鬧的學生吸吮著流淌甜蜜汁液的冰淇淋,互相笑鬧揪夥拍照。聖母百花教堂繁複的建築花紋細節,綿延的人龍與無盡的歷史,都蒸發在活絡的氣氛中。收起本子,走進附近的巷弄,狹長的巷弄擠壓一片白雲遊蕩的藍天,綠白紅的義大利國旗隨風飄盪,到處都散發著義大利的熱情。許多人在一家小店前圍觀,攝影師扛著攝影機,正在拍攝一個電視專訪節目,穿著熱褲的女主持人,拿著麥克風在店前櫃台與店家訪談。
走出小巷,一下子就到了烏菲茲美術館,突出的鐘塔和城垛式的建築,廣場上聚集了各地慕名而來的遊客。
傳說中複製的大衛像,就在廣場人群的簇擁下,大方的展現被世人一再複製的青春肉體。四周充滿各樣的語言,成群的大陸團嘰哩呱啦的搧風拭汗,年輕的留義中國女學生一面招呼遠從世界另一端來的同胞,一面介紹翡冷翠及大衛的簡歷。在這麼遙遠的土地上,還可以被許多黑髮黃皮膚,說著各種口音的中國遊客包圍,感到一種奇異的氛圍。
河岸河中各有風光
穿過廣場,在掛滿海報的博物館長廊望著青藍的天空,廣場外就是阿諾河,前方就是聞名的老橋。遊客聚集在河畔的小平台上觀景,一旁吊著各樣的情人鎖,河面上有單人或是雙人獨木槳劃過。老橋上蓋著四五層樓高的店鋪,凹凸有致,連接到對岸整片連綿的濱河樓房。
若是住在對岸,開個窗就可以享受整條河的美景風光。滿天變化的雲彩與照射在老橋上可愛建築上的光影,彷彿日光無限,時間蔓延。和煦的微風拂面而來,沿著河岸行走,呼吸著自在的空氣。若是能這樣繼續沿著河岸前行,不斷的向前緩緩邁進,彷彿沒有盡頭的往未知無限蔓延,多好!
義式的閒散與熱情
老橋是座中世紀建造的石造封閉拱肩圓弧拱橋,橫跨在阿諾河上。橋上的店鋪最初為肉鋪,現在多半是珠寶店和一些旅遊紀念品店。天主聖三橋與恩寵橋皆位於老橋附近。老橋上的店鋪各有特色,牆上屋瓦邊插著義大利的三色國旗飄蕩。
面河的雕像旁坐滿了各地而來的遊客,享受著冰淇淋和暖和的陽光。探尋老店,張望美景,獨屬於義大利的閒散與熱情,一種義大利空氣。走過老橋,穿過如城堡的巷弄,視野在碧堤宮前開闊起來,大斜坡廣場上散坐著幾對悠閒的情人,壯觀的碧堤宮如一片宏偉的城牆,坐落在這小城鎮裡。
轉角盡是噴泉雕像
在附近的小雜貨裡兜轉,購買一些簡單的果腹糧食,循著舊路老橋返回,繼續往未知的巷弄探險前進。沉浸在翡冷翠柔和的日光,與奢侈的時光中。被前後巷弄包夾著的狹長樓房,隨意轉彎的路口就可撞見噴泉、雕像,沿著河岸走的巷弄集結成一條翡冷翠的道路。天色漸暗,回到火車站前的廣場,穿過教堂,往平整寬廣的中央車站前進。
諾大的候車空間,燈光幽微,趕緊趁著尚未打烊前排隊,在整面的訂票櫃檯前,隔著小窗口跟大鬍子叔叔預訂車票。空蕩的車站只有零星的乘客,彷彿隨時都有瞬間湧入上千上萬人的可能。我握著車票,又將離去,一站站前往遠方。

翡冷翠巷弄街景。圖/余致毅
翡冷翠巷弄街景。圖/余致毅
中央市集水果攤。圖/余致毅
中央市集水果攤。圖/余致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