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網戰俄羅斯祖克柏的傳奇和堅持

3

文╱裴凡強、唐宏安
這是一位俄羅斯年輕人創業的故事。這故事原本應有美好的結局,但在政治因素干預下,年輕人不得不倉惶驚逃,將成果拱手收歸國有,這故事也讓所有創業者更加珍惜自由的可貴。
在FB、twitter、IG等社群媒體剛風起雲湧的時代,一位俄羅斯年輕人也在國內著手創業。這故事原本有個美好的結局,但因為政治因素的干預,年輕人辛勤的成果不但拱手國有,甚至不得不倉惶驚逃。
戰鬥民族的臉書叫VK
俄羅斯人口超過一億五千萬人,若再加上周邊同樣使用俄語的國家,總數衝破二億六千萬人,所以當一個俄文介面、長相類似FB的社群軟體推出後,立刻就有數千萬人加入使用。目前,八成以上的俄語使用者都有VK帳號,想要瞭解俄羅斯的網路世界,絕不能不知道VK或不加入VK成為VK友。
簡稱「VK」的VKontakte是俄羅斯版的Facebook,也是俄羅斯最大的社群網站,共有十億用戶。根據二○一八年最新的資料,每月有九七○○萬人頻繁使用VK,其十億用戶天天登入,每天有六十五億則新貼文。VK包含中文在內,共有八十六種語言版本,是集娛樂、交友、社群多功能於一身的綜合性網站。
VK社群的功能包含分享音樂與電影的平台,甚至還有導航系統。最驚人的是,這個網路帝國背後,竟只由六位程式設計師負責研發和維修。
頁面和臉書極為相像
我第一次知道VK,是在二○一二 年認識烏克蘭朋友的時候,他給我看了一個很像FB的頁面。當時的VK已經創立六年了,並在很短的時間就將服務版圖擴張到俄羅斯以外,當時俄羅斯周邊的國家如烏克蘭、白俄羅斯等俄語系國家,都已經普遍使用VK。
而直到二○一五年我在俄羅斯生活的期間,我才深刻瞭解到VK之於俄羅斯人的生活,就如同FB之於全世界一般,存在於生活每一刻,不論享用美食、親友相聚、旅行打卡,所有人都從VK上得知朋友的最新近況,以及他們最近在關心的事情。每天睡覺前,我總是躺在床上滑FB,而室友安東躺在旁邊一樣滑手機,只是頁面是VK。
充滿傳奇的VK創辦人
VK的創辦人名叫杜洛夫(Pavel Valerievich Durov),在各國的報章媒體上總被稱為「俄羅斯的祖克柏」。他在祖克柏創立臉書兩年後創辦了VK,之後一路追趕,成為最大的俄文社群網站。杜洛夫從不介意別人說他的VK有臉書的影子,他說:「蘋果不是也從抄襲SONY開始的嗎?」
但是,杜洛夫打下的江山,現在卻完全與他無關。隨著VK在俄羅斯的影響力愈來愈大,二○一○年發生由社群網站掀起的茉莉花革命,開始令俄羅斯政府緊張起來,想進一步控制VK,並要求杜洛夫將俄羅斯反對黨領袖的VK頁面或是一些串聯活動封鎖,杜洛夫則一次又一次公開拒絕當局的要求。經歷公司內部股份遭稀釋、警方破門清查VK等一連串動作,VK在二○一四年正式被收歸俄羅斯國有。
以加密捍衛言論自由
而杜洛夫呢?他在警方登門前,帶著最親近的員工和程式設計師哥哥離開俄羅斯,並另創即時通訊軟體Telegram。Telegram類似LINE或Skype,可以傳文字、語音、貼圖或通話,但是加密功能才是它最強的亮點。杜洛夫繼續透過行動,維護自己支持言論自由、反對政府箝制的立場。
我在俄羅斯旅行時,常有俄羅斯人問我:你覺得俄羅斯是個民主國家嗎?在俄羅斯生活期間,不會特別感覺到民主自由程度與歐洲沒什麼不同,但是在杜洛夫的故事背後,這個問題的答案依然還是問號。最近有消息指出,俄羅斯政府考慮參考中國網路長城做法,更嚴格地審查網路言論,前陣子朋友前往俄羅斯時,也發現了LINE很難連上線。在這些社群網站與軟體的背後,正透露著俄羅斯的民主問題。
附註:
本文摘自《這不是你以為的俄羅斯:第一本台灣作者撰寫的俄羅斯輕文化觀察書》一書,悅知文化出版。
本書作者共有兩位,一位是台灣青年裴凡強,從大學時意外學習俄語,學生時期前往俄羅斯交換,畢業後曾任記者,後來長駐當地工作多年……對俄羅斯文化有一定細膩深入的觀察。
另一位是台灣女孩唐宏安,曾任旅遊節目外景主持人,一次西伯利亞鐵道旅遊,在列車上結識俄羅斯男友,之後數度前往居遊,深入俄羅斯人家的生活日常。
兩位作者相識於赴俄簽證辦理過程,相談甚歡下決定合作出版一本對俄羅斯的觀察,幫助國人了解你所不知道的俄羅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