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追思──韋政通

48

文/陳復(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副教授)
國學大師韋政通教授過世了。由於事發突然,他離開人間前,只說自己眼睛看不見,接著說耳朵聽不見,然後意識就沒有,再接著脈搏與心跳就日漸微弱到停止。這位思想家,深受五四新文化影響,實屬繼錢穆先生後自學出身的學術巨人,畢生關注如何在天地間大作一個自由人,殫精竭慮探討著中華文化的過去與未來,由衷熱愛並不吝提攜青年,關注海峽兩岸和平發展,出版三十餘種思想與文化學術專著,如巨大的探照燈引領著學者持續前行,雖不幸離開人間,然而其學問不死,精神永恆與我們同在。
韋老師的孫女心怡遲遲不敢告訴我這件不幸的消息,使得我八月六日的上午才終於知道此事,我看著心怡傳來的「診斷證明書」,帶著如寒風蕭瑟般冷靜的心情,沉重提筆寫下訃告:「個人雖深感哀痛,然而深知我們如欲繼承恩師遺志,就是持續耕耘學問,不懈不殆,讓學術產生療癒人心的能量。希請曾蒙韋政通教授恩澤的故舊與門生節哀,並永遠記得曾與先生美麗而深刻的交會,將這份情誼繼續傳給每個熱愛學問的青年!」我心裡很明白終會有這一天。寫完訃告,對外公告給社會完畢,我反而開始哭了。
大陸上萬人點閱關注韋老師過世的消息,不斷在公眾號上留言,相對於台灣社會的沉寂,我只能說這就是時代的悲劇。下午,我帶著太太與兩個孩子到太平間瞻仰韋政通教授的遺容,並向老師行禮致敬,我帶瓶老師最愛的金門高梁,本來想請工作人員放到冰櫃裡陪著老師暢飲,卻發現這是我這輩子第一瓶無法送給老師的酒。我們共同向韋老師行禮,我不禁哽咽說:「老師,您就這樣忽然離開了,留下我們這些同樣身世飄零的學人,要繼續在正面臨鬼哭神號的環境奮鬥,這是何等的蒼茫與淒涼啊?」回首凝望太平間這道柵門,從此天人永隔。
隔兩天,我來到老師家中,時間停留在八月五日。老師過世前最後一刻研究的課題是「美國的反智傳統」,他顯然是在思考美國總統川普煽動民粹浪潮對民主政治帶來的影響,老師孜孜不倦研究學問來到生命的盡頭,這份堅持實在令人動容。我拿相機拍下已經凍結的時間與空間,希望能用幾張照片永遠留住自己對這位學術巨人的記憶。
晚上,韋老師兒子昭平與媳婦請我與深圳前來弔唁的柳恒博士到老師生前最喜歡的天母鼎泰豐晚餐,柳博士的博士論文就在研究韋政通的生平與思想,我們熱烈談著老師與師母的戀愛史,彷彿老師從來沒有離開我們一樣。
再過幾天,我跟柳恒博士再跟昭平先生夫婦相約到老師家中收拾遺物,看見有盆綠蘿水即將乾涸,我表示想幫老師帶回家繼續養,昭平先生說這即是種「傳承」。晚上四人到老師平素最愛光顧的大佳園晚餐,這毫不起眼的餐廳裡,充滿著韋老師的回憶,大家暢談著老師的過往點滴,想到老師平素如此簡單俐落的活著,我跟昭平先生都覺得老師就這樣倏忽離開人世,心中充滿不捨。然而,時間不會等待人,我們此刻亟需處理的事情,就是遵從老師的遺願,辦理極簡的家祭,並在九月十六日上午對外公開舉辦「韋政通教授百年追思紀念會」,來撫慰生者的哀思。
韋政通教授
追思會訊息
韋政通(1927年12月16日~2018年8月5日),江蘇鎮江人,他是深受五四新文化影響最後一位自學有成的思想家,畢生出版過三十多種哲學、思想與文化類學術專著。青年時期渡海來台後,因受勞思光的影響,辭去新聞工作,開始他賣稿維生的山居生活。早年師從牟宗三,後來與新儒家學者分道揚鑣,開始其自身獨立的思想探險。後來認識殷海光,加入自由主義的行列。
曾擔任聯合報系《中國論壇半月刊》編輯委員會召集人,與楊國樞、胡佛、何懷碩、尉天聰與黃光國等知識分子共同成立澄社評論時政,晚年卻對於台灣民主發展深感痛心。他看盡百年來的中國學術發展歷程,海峽兩岸載諸史冊的大師級學人,幾乎無一不跟他有著深厚情誼,諸如大陸有湯一介、李澤厚、袁偉時、蕭萐父、龐樸、章開沅、金春峰、張立文、張岱年、任繼愈與方克立這些知名學者。
海峽兩岸的學人謹訂於9月16日上午9:30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辦追思紀念會,場地容納80人,期待韋政通教授生前的至親、知交與學生,還有關注中華文化前景的社會人士,共同來緬懷韋政通教授德澤,並展望華夏學術思想的未來。報名網址:https://goo.gl/J6V4NZ

韋老師在台中一中任教時,與學生合影留念。
韋老師在台中一中任教時,與學生合影留念。 圖/韋老師家屬提供
國學大師韋政通教授過世了。由於事發突然,他離開人間前,只說自己眼睛看不見,接著說耳朵聽不見,然後意識就沒有,再接著脈搏與心跳就日漸微弱到停止。
圖/陳復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