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民走1.4萬公里 募款報恩

50
路易斯帶著小狗,延英國海岸線走了一萬四千公里,為慈善團體募款。圖/取自《衛報》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英國前傘兵路易斯(Chris Lewis)去年夏天成為遊民,他決定要回報之前幫助過他的人。當時名下財產僅剩十英鎊(約新台幣四百元),他從威爾斯南部斯旺西市出發,迄今延海岸線走了一萬四千公里,為英國軍隊慈善團體「海陸空軍家屬協會」(SSAFA)募款。現在他帶著救難犬「噴射機」(Jet)仍然繼續邊走邊募款。
三十八歲的他說:「我知道這不是在公園走走而已,但我還是想要報答。」他去年八月一日從斯旺西市的蘭根尼斯海灘出發,一路面對各種挑戰,在強風、暴雨、下雪、高溫和最近熱浪中不停走路募款。
環繞英國海岸線
已募得72萬元
有次他在蘇格蘭海岸礁區傷了膝蓋,這讓他面臨可能斷糧餓死的危機,最後他為自己做了根枴杖,走到安全的地方。旅途中也有其他亮點,他找到一個二十多年前從北愛爾蘭丟進海中的瓶中信,於是他搭渡船將這封信還回去,並環走了北愛爾蘭沿岸。
他說:「我出發時背包帶了幾天的補給品和一個帳篷。我被一路上幫我的那麼多人嚇到,無論我走到哪都有人給我床睡、給我熱食吃,小狗『噴射機』也有得吃;他們還讓我洗澡,提供必要設備、一杯接一杯的茶。」
他一年來不停尋找食物並住在帳篷中,靠陌生人的善意一路走到今天。他已為SSAFA募到一萬八千英鎊(約新台幣七十二萬元),他希望最後返回蘭根尼斯海灘時可募到十萬英鎊(約新台幣四百萬元),他估計再走一年半能抵達。
路易斯目前在蘇格蘭朱拉島沿岸漫步,他說:「我常看到有人做偉大的舉動並為慈善機構募款,我一直對這樣的事有興趣。」他表示:「過去十年,我是單親爸爸,獨自拉拔女兒長大,SSAFA在那段時間幫了我們很多,我真不知道沒有他們的話,我們現在會在哪。」
女兒去年到英格蘭伯恩茅斯讀書後,他開始有了報恩念頭。他說:「去年這個時候,我真的就是破產了,所以我有了想走的念頭,三周後我就出發了。」
路易斯很年輕時就從軍,在英國傘兵團第二營服務數年,二○○四年取得女兒監護權,於是離開軍隊照顧女兒。受過正規軍事訓練,幫助他克服野外求生的困難,但他承認,每天還是會面臨不同挑戰。
在寒冷中受幫助
重新相信人性
儘管天冷潮溼、道路崎嶇、四處空無一人,今年二、三月還遇上風暴「艾瑪」帶來的大雪和低溫,但他知道自己的使命。路易斯說,在野外做錯一個決定,結果可能會很慘,因此他每天專注從甲地安全走到乙地,並確保他和小狗吃飽、睡暖。
他說,目前為止最難走的是蘇格蘭天空島,困難的並非地形,而是腳觸地時的炙熱高溫。他回想:「我必須帶著小狗,那時真的很艱辛。這樣的經驗很折磨人,但你必須擁抱它,最痛苦的部分最美。」
長征讓路易斯重新認識自己。他說:「某種程度上,我對人性失去信心,但我從其他人身上學到好多,了解他們有多可愛。我覺得我又找回自己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