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災難是政客的照妖鏡

84

執筆人:林火旺 台大哲學系兼任教授
災難來臨的時候,除了考驗掌權者的行政能力之外,也常常可以讓人民看清政治人物的真面目;災難好像一面照妖鏡,政客會在災難中現出原形。
行政院長賴清德在擔任台南市長時,炫耀自己的治水能力說:「淹水三十年的痛苦,我花三年就解決,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然而一場「八二三水災」惹來「治水破功」的批評,但是他在面對批評時卻說:「二十四小時累積超過六百毫米的雨量,下在台灣哪一個城市可以不淹水?請批評的人當上帝,選擇讓這樣的雨量下在哪些地方不會淹水。」
當然,瞬間雨量如此大,人力確實無法勝天,所以賴院長說得沒錯,這種雨下在哪裡,哪裡都會淹水;但問題是,他以「解決淹水問題」作為自己施政最傲人的政績時,有沒有加上這樣的但書:「但是如果時雨量太大,我賴清德就不保證不會淹水了」?如果治水成功是加但書,還值得誇耀嗎?
沒關係,也許賴院長當時忘了老天多變,忘了加但書(其實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得意忘形,忘了謙卑),人民對淹水的事就不要計較了,可是令人生氣的是:當人民的家還泡在水裡的時候,他卻急於辯解自己治水並沒有破功,這是當務之急嗎?可不可以等水退了、防疫做好了、人民生活回到正軌了,再去解釋?這件事洩露了賴清德的心態:他一個人的清譽比許多人民的痛苦還要重要。這不叫政客,什麼才叫政客?
九月四日燕子颱風重創日本,許多台灣旅客受困日本關西機場,有人抱怨駐日辦事處不聞不問,謝長廷的回應更是令人匪夷所思。我們這位駐日代表在媒體前一臉高傲,居然說:「我在東京耶,東京離關西五百七十二公里,你們不知道嗎?」路途遙遠是一個很好的藉口嗎?難道中國大陸的駐日大使館在關西?為什麼別人能你不能?如果你的能力不如中國大陸的外交人員,至少告訴人民你盡了力;但從媒體看來,他只顧札幌、不理關西。
也有人指出,謝長廷在災難期間還在臉書上罵在野黨、噴政治口水,他的回答理直氣壯:「我怎麼知道隔天會有地震?」但是北海道的地震是九月六日發生,而燕子颱風登陸日本是九月四日,外界的批評聲浪是針對關西機場台胞受困的事,他竟然轉移焦點到札幌地震,拗功一流,不可思議。他確實無法預測地震發生,但他應該早知道颱風來襲,更何況他在噴政治口水時,關西機場已經受到重創,他對台灣人民受困機場一事置若罔聞。無能、無心的人,永遠只會給自己找藉口。更令人厭惡的是,這個人不是早說過退出政壇嗎?
大陸在這次事件的表現反而值得肯定,根據媒體報導,住在宜蘭的一家人在關西機場搭上由大陸安排的遊覽車,比其他人更早脫離困境,他們在媒體發聲,感謝大陸的協助。陸方現場領導人展現的智慧值得稱讚,他沒有要求這家人政治表態,就讓他們上車。其實不論一個人原來的政治傾向如何,只要別人在自己急需時伸出援手,任何人都會心存感激。今後兩岸的互動如果是這樣的模式,就是良性循環。善意可以激發善意,政治意識型態敵不過人性,只要發揮人性的溫暖,再深的政治顏色都會褪色、甚至消失。
困境可以彰顯人性的光輝,災難就像一面照妖鏡,讓醜惡的人現出原形。政治人物不以人民的苦難為念,而是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為先;再不把這種政客淘汰,「民主」就完全失去價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