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風景】出走、侍親與修習

13

文/梁純綉
去年退休後,我原本的藍圖是「生活在他方」,準備好好體驗人生的各種況味。正要一展「壯志」時,醫院發給父親重大傷殘手冊,我的「浪跡天涯」夢,因而改換成陪父親「流浪」於各大醫院,駐足在病房、急診室與候診室之間。
這樣的「出走」,很沉重、很痛苦。不過,一日看到蘇東坡所寫的「因病得閒殊不惡」,忽萌奇妙體會。
從小到如今初老,從來不曾像現在,和父親有過這麼親密的關係:我們抱在一起哭泣,擦拭彼此的眼淚;聽取腫瘤報告時,緊握著對方的手;每熬過一回急診,互訴「辛苦了,我愛你」……原來,這就是上蒼安排的特殊體驗,藉著流寓醫院,讓我和父親朝夕相伴,一起重溫親子間的溫馨互動,更一起修習生命的大課題。
心念一經轉換後,肩頭如釋重負。最歡喜的,是朝陽露臉時,推著父親到外頭晒太陽,父女二人一起沐浴在陽光下。每一天對我們而言,都是「新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