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眼看人生】真正的陪伴

23

 床上說的話不能相信,相信了,就會氣死自己。
 貓奴躺在床上對我說:「我再睡五分鐘。」她沒說是幾個五分鐘。
 她也會說:「我累得像狗一樣,哪像你們貓,命這麼好,一直睡。
 今天我要做貓!」妳做貓,那我做什麼?再說,一直睡,不起床,這不能賴貓啊,賴床!
 我再多喵幾聲,她又說:「你要學習獨立啊,不能總期待別人來疼你,別人很忙的。」這是哪一國話啊,我們本來就是給別人疼的「寵物」啊!
 更牽強的,她說,「你今天省略一餐,吃太多,會變得跟我一樣胖。」那是妳太多事情放心裡,不好瘦!我貓一隻,睡飽吃飽,根本沒事,快給我起床!
 她說了這麼多,還在賴床、狠心讓我餓著肚子,急得我直追著自己的尾巴跑。難道她不知道嗎,貓一天的期待就是吃,吃頓好的,貓生的問題就解決一大半啊!
 好在,她不是經常賴床、胡言亂語。一旦她離開了床,斷然不是我的對手,我也不用再糾結。
 運氣好,一早她就會給我弄個雞絲,灑上現煮的蛋黃,無趣的不鏽鋼餐碗,立刻生動起來,早餐也有了豐富的味感,能令我整天對她都心悅誠服;但倘若她偷懶從冰箱拿出隔夜剩下的,儘管熱過,我敏銳的嗅覺,依舊能穿越雞絲聞到昨天、前天的故事,果斷不吃,堅持到她端上新鮮的方才罷休。
 貓奴,躺在床上一條龍,下床就得是貓的奴。絕大時間,我們的相處,不會如斯這般挑釁、鬥嘴,都是她準時起床,我準時有飯吃,日常間安安穩穩。
 就是這樣陪伴彼此,經得起挑釁,經得起平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