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採用選舉奧步就是選舉詐騙集團

20

執筆人:莊淇銘/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授
年底九合一選舉進入倒數階段,選戰逐漸白熱化。振興中華民族文化促進協會召開選舉奧步學術研討會。有朋友問:甚麼叫「選舉奧步」?回朋友說:你知道甚麼是「詐騙集團」?朋友說:當然知道啊!就是用「詐術」欺騙他人的錢財。回朋友說:「選舉奧步」就是一種惡質「詐術」,用這「詐術」欺騙人民的選票。朋友說:那採用選舉詐術的競選團隊,不就是「選舉詐騙集團」?
一個正常社會,一定會痛恨「詐騙集團」,因為「詐騙集團」會造成個人及社會的傷害。在個人傷害方面,舉兩個例子。其一,有研究生剛畢業,遇到詐騙集團,被騙了幾十萬,雖然金額不是非常大,但是,對剛畢業的新人,是相當大的打擊。他來跟我談很多次,心中的憤恨不平,對社會的黑暗感到失望,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另一個傷害大的例子。二十多年前,有一對教授夫妻,被詐騙兩百多萬,後來跟朋友借的錢還不出來,不得不去借高利貸,後來愈滾愈大。這對夫妻最後自殺,造成家庭及社會悲劇。是以,一個正常社會對詐騙集團感到不齒,並在法律上應該積極繩之以法,以守護並彰顯社會的「公理」與「正義」。
台灣長期以來以民主為驕傲。然而,近年來,政黨及政客為了贏得選舉,採用惡質不當的抹黑及栽贓手法,讓民主的素質大幅降低,也傷害了社會的「公理」與「正義」。二○○六年黃俊英選高雄市長發生的「走路工」事件,影響黃俊英選情,最後以數千票的差距落選;二○一四年縣市長選舉,段宜康輔選魏明谷而抹黑林滄敏,導致林滄敏喊冤落選,最後法院判賠一百萬元並登報道歉定讞。然而,即使法院還給候選人清白,卻也無法改變選舉結果。也因為如此,選舉奧步可說前仆後繼再接再厲,比詐騙集團的創新詐騙手法,毫不遜色。
最近,民進黨跟柯文哲分道揚鑣後,為了打擊柯文哲,有心人士在媒體大登廣告,說他帶病人到大陸移植器官,並影射與令人髮指的「活摘法輪功器官」有關。這個事件是舊案,上次選舉就被提出用以打擊柯文哲。只是,當年民進黨支持柯文哲,所以,民進黨都幫柯文哲辯護。現在跟柯文哲競爭,就豬羊變色,就從賣力辯護到相關側翼的嚴厲質疑與批判。
再看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此改建是柯文哲的選舉政見。在行政程序上,董事會負責審查建設案,然後,報市長柯文哲核定。北農總經理提出的改建案被打回後,吳音寧應該在董事會據理力爭,若未能通過,就必須尊重董事會。要不然,就應該辭職以對其政策負責,這是最基本的行政倫理。然而,吳音寧採取的手段卻是,讓民進黨市議員簡舒培在議會質詢柯文哲。
質詢中質疑吳音寧的建案比其他建案預算少十一億元,被打回來是不是「擋人財路」?這個質詢可說是「一石兩鳥」。其一,表示吳音寧既清廉又很有能力,柯文哲對她有意見及批評是因為「擋人財路」。其二,擋人財路,暗指有十多億利益在輸送。難怪柯文哲一聽即回應:「這是指我貪汙嗎?」
要知道一個建案的經費,不是用表象的多少錢,還要看功能即量體。建八樓跟十五樓,當然可能差十幾億,不依行政倫理在市府體制內,採用專業討論,卻利用議會進行含沙射影的質詢,這是違反行政倫理的奧步。為了捍衛台灣難能可貴的民主成就,維護選舉的公平與正義,選民要睜大眼睛,不要支持運用選舉「奧步」與「詐術」的候選人及政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