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食人間煙火──仙女破盤的故事

46

文/石德華
初見我學妹乃光是在七年前的初冬。很晚了,人都散去了的,惠中寺入門櫃檯邊。
高身材,豐密髮,雙眼皮很彎很深的一雙帶笑意的眼睛。
那陣子我正在寫《長生殿》新古典小說,裡頭嫦娥造型,原型用的就是她:
眼神迷迷濛濛,髮髻高聳如堆雲,斜插一隻長長的丹箭……
很快的,我在大大小小我們共事的活動中,發現她領導吆喝的能力驚人,網路怎麼PO、場地怎麼布置、桌椅怎麼擺設、花怎麼插、書怎麼綁彩帶、工作人員怎麼穿、動線怎麼走、甜點、杯水、胸飾、名牌、簽到簿……無一不是乃光在發落,最近我跟人介紹她,用的詞是:「她是我們的總管,大當家的。」
可以很美麗,也可以很強悍。
相熟之後學姊妹掏心說話,不免我要提到生命中自有的重大失落,她也會說些這啊那啊的不順利,我因此就瞎謅了一段情節,說我們身材如此高大,必是天上仙女,她在天庭打破盤子,我在一旁噗嗤笑得太大聲,於是雙雙被貶下凡來。天上犯了錯的,人間便受些罰。從此,我們偶有訴苦,我都說:「誰叫你要在天上打破盤子。」
但慢慢的,我心中想法變了,這齣亂掰的戲,劇情改寫了。
全都因由她漸漸開展的,不依附為大團體裡重要的一分子,而是超拔高起以個人之姿娉婷著的,令人無法不注目的多種才能:
她寫美食專欄,她開始繪畫。
然後,她的專欄結集出書,《光譜廚房》每一道清爽可口蔬食的背後,都有一則溫暖的人情故事,廚娘獨特的生活美學,以及她親繪的清新水彩插圖。林乃光上菜,於她的都市田園廚房,一文一圖一美食。
可以是作家,也可以是畫家。
可以烤箱炒鍋柴米油鹽,也可以安靜在燈下,忘我於畫架前。
新古典《長生殿》的後宮,有尚食局、尚衣局……天庭又怎可能沒有尚燈局、尚瑪瑙纓絡局、尚杯盤局?乃光如此多才能,我這一生卻只能專注寫作一件事,所以,我戲碼已修、情節已改,當日在天庭打破盤子的,是我,她是天界仙班的班頭,得什麼都管什麼都會。
我打破盤子被貶下凡,她是班頭,被連坐。大唐郭子儀不也是這樣嗎?是他的部屬誤了軍機,但他連坐也要被斬,結果在囚車裡被李白識才所救的,不是嗎?
不過,這二位仙女的入世豪情倒有些不同。
盤子脆裂當下的錯愕,鐫刻在我懊悔的魂靈,隨緣、隨分、隨聚散於是成為我的豪情,明白或不明白的都壓成祕密,我只負責日子的簡靜。她是班頭,自主性高、具掌管能力,事事靈活擅調度,閃避不了的仍要對人事多關懷,持續波長熱輻射,有光有熱有色度,這是乃光的豪情。知道自己真是件重要的事。
讓我們成為學姊學妹,彰化八卦山上的那所國中早已消失了(現在改為藝術高中),但我們仍找得回彼此相認續情;天庭仙界早就幾劫幾世幾重天的時空無垠渺然了,但我們此世已來在佛前潛心修行。將來回仙界或留紅塵?這當然由不得我們自己作主,但白素貞千年修行也抵不了傘下的片刻溫存,乃光有與她偕老的「貝勒爺」(我給她先生的稱號), 我看,她會像無限續杯那樣,繼續遍食人間煙火。
這次我回天庭,想帶316不鏽鋼盤或幾可亂真的塑膠盤回去,得去問問乃光學妹,哪一家賣得比較物美價又廉,報她的名或許還能打九折。
令人無法不注目,緩緩打開扇面的才能漸漸在開展,乃光出完這本書,下一步接著會是……應該是開畫展。那開完畫展呢?我來爆個料,她現在正在學烏克麗麗 。
我班頭學妹,可以在仙界,也可以在紅塵。

林乃光的新書。圖/香海文化
林乃光的新書。圖/香海文化
專注工作中的林乃光 圖/林乃光
專注工作中的林乃光 圖/林乃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