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雲水謠組曲

12

文/顏艾琳
1 序曲
那條山路,讓夜如此綿長。
從這裡出身的駕車小哥說,
就算大霧,就算雨落
就算車窗迷離,我的心
不離。家鄉的路
每一道彎都是勾引,
隱隱的危險都像誘惑。
我懷想著土樓、雲水謠
前兩次因山雨而轉去泉州。
沒有出發的遺憾,
讓等待發酵成一個夢。
而今夜之後,我醒來
竟然美夢成真。
2 曲調
山歌跟山路
都一樣是彎的。
長教溪的水喉嚨
24小時淙淙唱不停,
青石板上的車輪胎
各式鞋子的走踏
叭叭踢躂,叭啦叭,踢躂
來自四方旅客的交談
混著此地漳州閩南語
沒人放聲唱的一首歌謠
沒有指揮
沒有編排演練
就這麼自自然然
雲水謠就自譜成曲了
走在這首歌裡,
我的鞋是輕盈的六分之一拍
兩個小豆芽,踢

3 副歌
雲飛就成文章
水流就是歌唱
風吹得每一片葉子都鼓掌;
烏瓦土牆的農家
是家鄉下營紅磚屋的近親;
我同安琪、康城※等人說話
像是跟久違的親戚話家常;
走在青石板路的阿公阿嬤
我尋看著一張相似的臉;
一碗過鹹的單薄魯麵
不能跟台南的澎湃類比
山城的閩客族群
他們血液裡有勤奮的鹽分
那是我小時候熟悉的味道
沒有人知道,
我在雲水謠找什麼。
來到這裡之前
我遺失的夢境
永久失去的童年
原來在此
等我
※:安琪、康城都是漳州詩人,我們交談多用閩南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