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48】陽明擔綱弼馬溫(下)

3

文/陳復
我曾經仔細閱讀整篇奏摺,覺得比起直言不諱隨時準備慷慨就義的大臣,陽明這篇奏摺實在稱不上措辭嚴厲,這篇奏摺題目稱劉瑾是「權奸」,其實是事過境遷後來再標上的事情。
在文中,本來「劉瑾」這大流氓兩字完全沒出現(他當作沒這個人沒這回事),陽明言語平和,甚至謙虛表示不知道他們講得當理不當理,他只是覺得戴銑這干人擔任朝廷言官,評論時事就是他們的職責,講的話即使不是很妥當,皇帝都應該包容隱覆,現在因言論賈禍就被押解到北京,本意只是稍加懲罰,並不是真要他們的命,但如果他們在路上有個三長兩短,讓皇帝犯下殺諫臣的惡名,大家心生疑懼,往後就再沒有人敢發言。
他請求皇帝收回前旨,讓這干人都恢復原職,畢竟君王是頭腦,眾大臣則是耳目手腳,如果耳朵眼睛被閉塞,雙手雙腳被麻痺,光有頭腦發指令,卻不再有耳目手腳聽使喚,他請皇帝仔細想想這樣到底對頭腦好不好?
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陽明用譬喻的辦法來溫婉表達己見,只可惜這篇奏摺根本未呈遞到朱厚照的眼前,幫忙批閱奏摺的劉瑾,已經殺紅眼,他腥紅的眼睛裡閃一閃就看見陽明銳利的機鋒,那棉裡藏針意在言外的想法,哪裡會逃出劉瑾這混過江湖的法眼?這使得戴銑這干人尚未押解到北京,陽明已被錦衣衛逮捕下獄拷問偵訊。
我完全能想像錦衣衛闖進他屋裡,將陽明押解到獄中的肅殺場景,這對正值壯年的陽明來說是很大的心理衝擊,溫柔婉約的諫言都會面臨白色恐怖的生命威脅,這世上還有什麼值得信賴與奮鬥的事情?這現世的混王與未來的聖王初相見,顯然不怎麼愉快,就這樣,陽明從一名在朝看盡風華的京官,瞬間被打落凡間,到荒涼的貴州鄉野裡,擔任一名驛站的管馬官。
當司馬遷因勸阻漢武帝不要將戰敗投降的李陵全家人處死,卻被盛怒的漢武帝囚禁於獄中,他心裡想得是過去周文王被囚禁於羑里,就演繹出《周易》;孔子困厄於陳蔡,就編寫出《春秋》;屈原放逐於朝外,就吟唱出《離騷》;左丘明眼睛看不見,就整理出《國語》;孫臏被含冤斷腳,就闡釋出《兵法》;韓非在秦國坐牢,就撰寫出《孤憤》;呂不韋流亡於四川,就流傳出《呂覽》。當司馬遷進而被宮刑,遭受奇恥大辱後,終於發憤圖強著書立說成一家言,寫出《史記》一百二十篇,在這篇〈太史公自序〉裡,他緬懷前人常不受困於患難,奮勉尋覓出路,最終開創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早已熟讀《史記》的陽明,正德元年十二月正坐在詔獄中,回想這段文字,不知心裡作何感想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