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高齡化社會的美術館角色

20

文/潘襎(行政法人台南市美術館館長)
高齡化社會已經襲來,根據國發會統計,推估台灣的人口成長在二○二○年將會達到零成長,此後人口逐漸老化,到了二○六一年台灣人口將會降低到一千六百六十萬人到一千九百三十萬人之間,人口下降與老化現象急速加快腳步。
到二○一八年為止,老年人占有率多達百分之十四。這種老年化現象相當明顯,為了解決此一問題,政府提出醫療長照措施,作為因應老年化社會的到來。
實際上,我們分析政府面對高齡社會的措施可以知道,對於人口老化的問題,往往側重於老化後的醫療處理,在建構完整地因應老年人議題上,有待更為全面性的政策與措施。
為此,數年前教育部推動樂齡大學計畫,使得老年人得以進入大學學習,但是,如何使這種側重於課程學習獲得更為實質的效益,各大學大體而言,各行其是,沒有一套專業的課程設計與內容。因此,高等教育端依然有待我們進行更為專業的課程設計。
大體而言,面對高齡社會的到來,一些老年人照顧機構,特別著重於硬體建設的增強,軟性的課程相對缺乏,同時也缺乏整合,僅止於由教育部補助各大學開設樂齡大學課程。相對於各地方政府社會局的長青學苑,教育部的樂齡大學如何統整資源,有待思考。
我們如果把問題擴大而言,這些資源整合缺乏更為長遠的目標與策略。各地文化中心、生活美學館是否有面向老年社會所提出的措施,如果仔細去研究,顯然還是不足。因此,高齡化社會的課程內容有待專業化能量的提升。
作為一座專業美術館,到底如何面對高齡化社會的議題呢?
美國紐約MOMA美術館,在面對老年社會的到來之際,對於銀髮族的參觀課程,已經逐步發展出一套美術館參觀與其藝術治療課程,對於早期老年痴呆症具有療效。當然,美術館被定義為審美的展示殿堂,如何在美術教育推廣上,具有新的時代意義,恐怕是美術館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
台灣的美術館為了使父母得以安心參觀美術館,或者使得兒童可以提前接受藝術教育的薰陶,常常成立兒童美術中心,讓兒童可以更為充分獲得專業美術館的資源。
此外,基於博物館平權理念,身障者的權益逐漸受到重視的同時,銀髮族如何有效利用美術館,或者美術館如何吸引銀髮族的展覽、課程則相對薄弱。
因此,在二十一世紀的美術館,有必要對於美術館在高齡社會來臨前,重新自我定位,提供溫馨舒適的展覽內容以及空間場域,吸引更多銀髮族前來美術館進行審美的探索,燃起他們對於美的活力與熱忱。
一座二十一世紀的美術館,必須要在展示主題、教育推廣內容、友善環境的營造上,納入適合銀髮族前來參觀的企畫與活動,才能營造一個健全的博物館平權的時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