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4

25

文/星雲大師
1963/8/31
告別比叡山
今早在告別延曆寺前,先去佛殿上拜佛,但因疏疏的細雨仍未停止,不得已,寺中職事人開來吉普車,用吉普車接我們前去拜佛。
佛殿上,約數十信徒參加早課後,正在聆聽開示,說法的日僧見我們前來拜佛,當即結束,領我們參觀。
佛殿很大,沒有窗戶,裡面很暗,給人有一種陰沉沉的感覺。這座佛殿中,那盞有名的不滅之燈,並不太光亮。我覺得日人非常重視心理學,有意使佛殿裡陰暗無光,給信徒對宗教生起神祕之感,容易達到傳教的目的。
延曆寺,曾為一個沙彌有意的一把火,把整個殿堂燒得精光,目前的根本中堂(供藥師如來)、轉法輪堂(供釋迦如來),戒壇院等,大都是近代的建築。據說根本中堂是昭和三十年落成,轉法輪堂是昭和三十四年落成,因為殿內陳設國寶古物,大都被視為重要文化財產,所以有料(有錢買票)才可參觀。
延曆寺的殿堂,都是標準的日本木造,每一間殿堂,四周都有高大的松樹圍繞,前後不相呼應,若要全部參觀,必須相當時間。
當然,我們無法一間一間去看,參觀兩座佛殿以後,我們就被吉普車接回到宿處早餐。早餐後,天漸漸好起來了,濃霧均隨風散去,我們登車往大阪進發。途中,在未出比叡山時,送我們的事務總長招呼停車,要我們下車看看山下的琵琶湖,湖人像女人的裙帶,繞著山脈。這座有名的琵琶湖,可以在岸上眺覽風景,可以在湖中划著小舟盪漾。本來我們有遊湖的安排,但被天雨所阻。現在雨過天晴,又要急急忙忙趕去大阪,只有在山頂向琵琶湖注目一番,表示我們也遊過比叡山有名的琵琶湖了。
領事館與華僑商會
我們被延曆寺的私用汽車送到京都車站,轉乘火車向大阪而去。
據說,我駐日大使館及華僑商會,說我國外交部指示,凡我在外使領館及華僑商會,當我們到達時,要好好的接待我們。事先我們就聽說,我駐大阪領事館將發動華僑到車站來迎接,所以我們照預定時間上午十時趕到大阪。
哪知一切都出乎意料之外,我們走遍了約一里方圓的大阪車站,也不見一個接待的華僑影子。站在路旁,為了等兩輛計程車,又花去十多分鐘。日本計程車,飛馳而過,就是空的,也不易因你招呼而停下來。好不容易等到一輛,團中一半人先行,另一半人又等了數分鐘才再等到一輛,急急趕上去。趕到哪兒去呢?領事館和華僑商會雖沒人來接我們,但我們禮貌上不能不去拜訪他們。
我們到領事館,孫總領事不在館中,一位祕書很文雅的來招待我們,並告訴我們應去大阪華僑商會拜訪一下,因為華僑商會今晚要在北京飯館歡宴我們。
我們無心和他多講,老實告訴他,計程車在門外等我們,門外又不准停車,如果臨時叫車在大阪又很困難,我們只得失禮請他向總領事致意,就告辭了。
當我們去拜訪華僑商會的時候,會長也不在會中。記得這裡的會長在我們初抵京都時,曾接我們去。我們住在萬福寺時,他還去要我們到寺後山上華僑公墓前念經超度。
會長不在,坐下來就看看這華僑商會辦公的地方,雖不太寬大,但牆壁上掛了不少台灣來此各訪問團的錦旗,使我想到,一個訪問團到日本來,一定都要準備相當久的時間,因為各地華僑商會都得前去拜訪,而且要多準備一些錦旗,作為贈送各華僑商會的紀念品。
日本最早的佛寺
我們離開大阪華僑商會後,車行不久,就到了日本最早又最大的四天王寺。
這占地三十多萬坪的四天王寺,前院到後院,需要汽車代步。我們車子穿過前院,彎彎曲曲到了內殿,內殿門外大字寫著「歡迎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接待處」。大家一見都樂了,還站在歡迎字標旁照了相。我個人一向不歡喜人接送,在台灣各地行腳我都是獨來獨往。高雄常常數百信徒在車站接送,故我每次有高雄之行時,總覺為難,甚至討厭那些接送的場面。但這次因訪問團是我擔任祕書,除日本外,其他各地都是我負責聯絡,我得以團的榮譽為榮譽,團的歡喜為歡喜,因此,真奇怪,我竟然也關心起各地的迎送來。
在寬大的廳中坐下後,先由事務總長說了一些客氣話,然後管長才出來。這位善於言說的出口常順管長,在他四十分鐘的談話中,像有說不完的話。他告訴我們說:「四天王寺是日本最大的古寺,建於1360年前,是仰慕中國文化的聖德太子,仿中國叢林式而興建的。這位被日本譽為聖者君王的聖德太子,是日本佛教的恩人。奉行至今的日本憲法第二條『信奉三寶,以佛教治國』的憲章,就是聖德太子手訂的。
四天王寺曾七次毀於火,但每次都依中國式樣重建起來。目前四天王寺的事業辦有養老院、孤兒院、母子院、醫院、中學、高等女校、大學等。大學裡有女子學生三千餘人,可惜現在正值暑假,還有兩、三天就開學了,不然一定要請你們參觀,歡迎貴團指教!」
管長致辭後就告辭了,職事人員領我們參觀寺中各殿堂,有的緊閉不開,有的有料方可參觀(我們被優待不買票),有的給人求神問卜,香火很盛;有的地下出水,供人洗滌消災。
四天王寺中,比較有價值的一尊丈六金身的觀音聖像,那是用金銅鑄造的,觀音聖像胎內,藏納一萬卷的《般若心經》;伽藍中心的五重塔,在心柱裡供養了佛陀舍利六粒,聖德太子的頭髮六根;全堂壁畫,那是佛陀八相成道圖,出自日本有名的藝術家中村岳陵手筆,非常生動。可惜我們是走馬看花似的瀏覽,因為時間關係,無法一一仔細的欣賞。
在參觀時,我問清度法師,四天王寺是屬於什麼宗派?清度法師說不知道,我又問柳了堅先生,柳了堅先生抓抓他梳得油光光的頭髮,也表示不知道,我再問四天王寺領我們參觀的職事人員,他思索了一會說,叫什麼和宗派,我聽了半天也不懂,為什麼要叫和宗派,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日本的宗派太多了,據說有五十多個宗派。我想,連他們自己是哪一個宗派的,他們自己都記不清楚了。
人情味與公德心(1)
在古色古香中國式的四天王寺中,參觀一周後,時已12時,我們依照日本的習慣,跪坐在榻榻米上用餐,當我們正要念〈供養咒〉時,一位韓國人前來訪問我們。
這位韓人是韓國在日佛教會的事務局長陳圓明先生,他說從報紙上獲悉我們訪問大阪的消息,特地趕來和我們談談,並歡迎我們抽一點時間訪問他們在日的佛教會,留日韓僑將熱烈歡迎我們。
這麼一位盛意殷殷的韓人,並將他們會員名冊,送給我們全團每人一本,照理,依我們中國習慣說,我們應該請他坐下來,和我們一同用餐。我看到日本佛教會國際部長柳了堅先生請他坐在我們對面榻榻米上,並沒有邀請他和我們一同用餐的意思。(待續)

大阪四天王寺。圖/世界佛教美術圖典提供
大阪四天王寺。圖/世界佛教美術圖典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