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記憶 老屋的果樹

7

文/李云
如今,市面上琳琅滿目的水果,色好味美。可我總覺得它們缺少了些什麼,總比不上父親種的果樹結出的果子好吃。
父親喜歡果樹,在老屋的院子裡種了不少。小時候,家家日子不富裕,這些果樹的累累碩果,滿足了我們貪婪的味蕾,伴我們度過無憂的時光。
春天,桑樹抽出了片片新綠,粉紅色的桃花鮮豔欲滴,白色的李子花一朵朵、一團團,簇擁在枝頭,在春風中競相開放,淡淡的芳香,給老屋帶來了片片生機。父親總要忙碌幾個清晨,修整畦壟,為果樹澆水、施肥。看著沐浴在朝陽下的果樹,晶瑩的露珠在綠葉叢中閃著光,父親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夏初時節,桑椹掛滿枝頭。從剛變黑,或者才紅黑相間時,我和小夥伴們就攀曳枝條,採摘一顆顆飽滿誘人的果實。有時父親在勞動之餘,會在樹下鋪一張塑膠布,再拿來一根長竹竿,幫我們從樹上打下桑椹。我和小夥伴們便彎著腰,歡天喜地一顆顆往盆裡撿、往嘴裡放,手上、嘴上,甚至衣服上,都黏上了黑色的汁液。不過,我們不在乎。
吃過桑椹,桃子就快成熟了。我們天天期盼著,蹲在桃樹下,認真地數著樹葉掩映下的一顆顆果實,天天觀察著桃子的變化,祈盼果實快快成熟。父親看到了,總會嗔怪一句:「看把你們急的。」
李子的成熟季節在秋天,那時雖然水果比較多,但老家院中的李子特別甜。看到一顆顆紫紅色的李子掛滿枝頭,喜悅的神情爬上我們的眉梢,看著我們大口大口地咬著香甜的果子,父親臉上也掛滿微笑。
歲歲年年,院中的果樹在父親的精心培育下,伴隨著我們成長,填塞著我們饞饞的欲望。出嫁後,每到果子成熟季,父親都會興奮地打電話來,催促我們回家嘗鮮,我們也習慣了這種索取,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從沒想過,有一天,老屋的果樹會消失,像父親一樣,不見蹤影。
每次看到街上五花八門的水果,就不禁想起老屋的那些果樹,那些父親在的快樂時光,心底蕩漾著絲絲的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