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百萬年前突變 讓人類能長跑

2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美國研究人員最新發現,二百萬到三百萬年前,單個基因突變使我們祖先的身體機能與運動能力發生了改變,成為動物界「最好的長跑健將」之一,並引發一系列變化導致現代人類的誕生。
研究認為,當時一種名為CMAH的基因發生變異,人類祖先從樹棲轉變為生活在非洲乾旱草原上,當時他們已開始直立行走。這些變化讓人類祖先更適合長距離奔跑,可在其他動物休息的炎熱天氣中追捕獵物,成為狩獵者。研究人員移除實驗老鼠體內的CMAH基因,結果老鼠的奔跑能力、抗疲勞能力和後肢肌肉均得到增強,它們擁有了更多微血管,從而增加了血液和氧氣供應。
研究發現,CMAH基因可能是應對古老病原體帶來的進化壓力時發生突變,增強了早期原始人類的先天免疫力;也導致二型糖尿病,並因食肉導致的癌症風險。相關論文刊登於《英國皇家學會學報B》期刊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