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地是道場 拔草是修行

8

安平海邊漁光島上,除了落日餘暉別無長物的家庭,成就了一個願在每個破曉時分就開始工作的魏進東。他善用這分勤快,創造了令人驚歎的都會後花園,讓許多有緣人能忙裡偷閒,進到這個桃花源裡暫歇喘氣,補充能量後再次出發。
庭園與盆栽相映
所有到過「東東庭園」的友人,都十分羨慕他所擁有的草坪。貼地生長、遠觀近看都如同綠色毛氈的台北草,即使只是路過,都會忍不住駐足欣賞,好奇如何能得此如貴族庭園般美麗的草坪?
它雖是個私人空間,只對少數好友開放,卻早就成為台南市乃至外地藝術家和遊客渴慕參訪的庭園。少數幸運者在庭院外張望時,若碰上魏進東正在整理庭園,禮貌地請問,多數都有機會一親此園芳澤。
也有好友情商借用庭園舉辦西式派對,賓客在此可席草地而坐,盪鞦韆,或細賞園內精緻小巧如玉石般的迷你盆景,甚至現場有樂隊演出,流洩一派歐式浪漫。
綠色的生活日常
每年,魏進東也會拍攝庭園花樹的朝夕製作成桌曆,送給氣味相投的友人──這群性情中人,即使搭竹筏欣賞海邊紅樹林,都不會忘記搬張活動式茶桌及水果甜點在竹筏上風花雪月一番。
這種生活情趣,在他人是忙碌生活的綠色點綴,對魏進東而言則是18年來的生活常態。相對的,他也從很多友人喜愛草地,卻無法有效管理自家草坪而哀嘆抱怨中,洞悉了人的習性。
打造庭園伊始,魏進東先是標購台鐵的枕木做為庭院圍牆,接著整地植樹,構築涼亭、蓮池,建構曲徑假山,讓爬牆虎攀上老屋形成藝術牆面,在枕木圍牆上放置包括「唐印」等各種多肉小盆栽。在安平海風吹拂與強烈的日照之下,「唐印」總是紅如太陽。庭園的樂趣,就在微風吹過的午後,也在被形容為「很無聊」的自由自在中。
與雜草奮戰18年
魏進東務實的說,與友人喝個咖啡,只是偶然的浪漫,大部分的人寧願拚命辛苦賺300萬,買一部賓士車,再繼續打拚下一個300萬,卻無法為了享受美麗草坪上的午後涼風,而接受每天拔50根雜草或在庭院裡與雜草奮鬥6小時,而且一拔18年。
事實上,這片綠地如同魏進東的道場,而拔草,就是他的修行。
他說,每天拔雜草,不但輕鬆,有時還成為一種享樂。有人也許能持續拔個兩三天,但接著,就會鬆懈的告訴自己「過兩天再拔」,如果不幸再多等三天,雜草就會從第一天只需拔50根,變成150根乃至300根,最後會變成一個月超過1500根,風吹來的,加上鳥帶來的種子,會讓人在兩三個月以後非請人清理或改以機器割草不可。久而久之,就會覺得草坪不再是草坪,而是令人抓狂的負擔。
所以,當每天早上五點半,大多數人仍大夢方酣之際,魏進東已出門為人整理花園,八點時,他賺到兩個半小時工資後,回家吃早餐,接著開始整理自己的花園。為了讓這個庭園維持潔淨美好,他平均每天至少花6小時在園中工作。最難得的是,同樣的作息,他已堅持18年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