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豆日記】老爹是在學校的爸媽

6

文/黃振裕
上午的一、二堂自然課,我們依照慣例到自然教室上課。
「王鵬,你的阿來了!」王鵬早上一來就鬧牙痛,一上課就到健康中心找護士阿姨,阿姨幫他打電話請阿載他去看牙醫。
「怎麼少了一個人呢?」第三節課老爹就發現少了一個人。「老爹,王鵬牙痛,他阿帶他去看醫生啦!」「剛才下課時才載去的。」「對呀!對呀!」大家七嘴八舌通報。老爹只是「嗯!」一聲後,便繼續上課了。
午餐才盛好飯菜準備開動時,王鵬就回來了,因為還剩一顆他的滷蛋,葉哲問他:「你要不要吃飯?」林婉婉也招呼:「趕快吃飯啊!」只有老爹按兵不動,不發一語靜靜看著王鵬,王鵬說:「不用了,我吃飽才來的。」有大家的關懷,王鵬很開心,準備又要往外晃去時,老爹一句冷酷的話,把我們凍僵了。
「你去哪裡了?我準備把你記曠課!」「啊?」老爹突來的疑問加威脅,王鵬楞了。
有沒有搞錯啊!我們都跟他說王鵬去哪裡,他一定忘了!幸好回過神的王鵬馬上回應他:「我阿帶我去看醫生啊!」我想王鵬心裡一定偷偷心裡想:明知故問耶!但老爹兩句「你有跟我說嗎?」「你有請任何一個同學通知我嗎?」王鵬立刻閉嘴了。
「在學校,誰是你們的爸爸?」老爹問,我們紛紛回答:「是老爹!」「誰又是你們在學校的媽媽?」這我就不大敢回答,倒是有人回答:「老爹的太太!」我想有可能嗎?管他的,只要不是老爹的阿就好。我不敢亂答,但老爹肯定的說:「還是我!」
「哪有可能!老爹又不是女生?」阿弟仔很直接的反應,老爹終於笑了,他說:「就是!沒錯,我就是你們在學校的爸爸和媽媽,負責你們的生活與安全。」「我再三強調,有任何師長請幫忙什麼事都要讓我知道,我要知道你們的去向,不然我會擔心。」老爹一說,我才想起五年級的時候,有人讓自然老師請去打掃自然教室時,午休一到,老爹就開始找人了,那時曾經教訓過人,也曾這麼說過。
對呀!雖人王鵬的事大家都知道,但他完全沒別交代,要是我們沒說,老爹肯定不知道王鵬的去向。老爹問:「當在校發生問題時,家長會找誰呢?」我們異口同聲的說「老爹!」時,就突然領會到王鵬真的疏忽了!也許是牙痛得失去了理智,幸好老爹又和藹可親的問他說:「知道了嗎?」王鵬靦腆的點點頭,幸好老爹就沒再囉下去,讓我們吃午餐了!

上午的一、二堂自然課,我們依照慣例到自然教室上課。 圖/River
上午的一、二堂自然課,我們依照慣例到自然教室上課。 圖/Rive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