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回眸】再遇見

12

文/樂高
前幾日閒來無事,翻開舊書倚天屠龍一番。隨著劇情跌宕,心緒卻忽地騰躍進另一個時空。
那是個清新明亮的早晨,蟬的唧唧聲拌著青草香,我站在派出所值班台旁緊追報紙正連載著謝遜與張翠山、殷素素坐船前往冰火島的腳步。旁邊一條老黑狗慵懶地伸長了舌頭癱在水泥地上,中庭一排排竹架上繾綣著嫩綠的豆莢,三三兩兩點綴著鮮豔色澤的蝴蝶翩翩在灰藍色的玻璃窗框周遭……
那是小時候生活的場景,一處連棟的日式宿舍,爬進天花板夾層可以鑽到鄰居家,是孩提時探險的天堂。夾層深處有隻前屋主飼養捨不得離巢的鴿子,讓三番五次設下不同陷阱的我們總是敗興而歸。
記得隔壁大姐姐是我精神食糧的庫倉,從她那兒看到三毛的浪漫孤高,見識張曉風左手柔情右手犀利的文采,體驗張拓蕪大時代裡小兵的生活點滴……
記得左鄰右舍伯伯嬸嬸們,時不時彼此餵養著別人家的小孩;過年過節的大魚大肉也好,日常製作的醬菜鹹蛋也好,有什麼好吃好玩的總不忘互通有無。包括孩子們的祕密。
記得那群大大小小男男女女,雖然少不了打鬧爭吵,但更多時間沆瀣一氣槍口對準父母的玩伴。
那些年的夏天,我們總是在大人午睡時「偷偷」走過長長的田埂翻越高高的河堤,在野溪裡抓魚捕蝦、打水仗消暑,從基本的狗爬式開始進階學會游泳,然後回家被打被罵告誡玩水的危險,然後,隔天繼續忘情戲水……
那些年的夏天,總有著很厚很厚的慵懶的味道,很清朗很清朗的明媚的陽光,用力揮動紙扇就能散去的暑氣,以及很多很多個媽媽在屋簷下說著故事的甜甜的甜甜的夜晚。
記憶像是跳蚤一樣,東竄西蹦毫無章法,噬吮得你這一點那一點紅的,教人癢得心慌,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除了腦海裡的畫面,很多東西早已不復存在,那些想著念著的人與情,那些被歲月漂洗過的事與物,只能被歸納在回憶裡收藏著。
也許,在同樣或不同樣的時空下,也有人想念著你。隔著一層叫做曾經的朦朧面紗,一切情緒都有了柔焦的特效。
就像金毛獅王,在不同場景碰到他,彼此都會是截然不同的遭遇和評價,命運也將大不相同。只是啊只是,如果當年的我看到現在的我,用的會是怎麼樣的一種眼光。
如果能回頭和幼時的自己聊聊,你想說些什麼,你會說些什麼,才不覺得遺憾。
然後,你準備好跟未來的自己對話了嗎?

分享: